冒险岛故事连载 《朱雀》8

  Ⅲ、后悔之路2  “你在后悔。”——说话的人穿着湖蓝色长袍,带着没有任何表情的白色面具。他的声音像他的面具一样冷淡。

  Ⅲ、后悔之路2

  “你在后悔。”——说话的人穿着湖蓝色长袍,带着没有任何表情的白色面具。他的声音像他的面具一样冷淡。

  “我在微笑。”我咬紧冷得打颤的牙齿说。

  “你后悔将真心交与了那位公子,你后悔将一世性命丢弃在那个池塘。”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我带着微笑的面具,我将只沉浸在美好的回忆中。”我坚持说。

  “那么你的美好是什么?”那人问。

  我拼命搜索记忆,却还是无言以对。我的内心慌乱不安。难道我的这一世,果真没有丝毫幸福?

  “我是这段时间之路的守护者。刚才冰镜中那位投湖的女子,便是你的前世。你前世悲苦的一生,看尽人间险恶,看透人心冷淡,你后悔为人,所以死后做了莲花,血染的朱红色花瓣,一开千年。”

  “不,我原为草木,草木无情。是玄武的笛声将我灵化**,我才得以用这副模样站在你面前。”

  “还是那笛声。”守护者语气平淡冷静,不着色彩,五个字,却像冰凌狠狠刺中我的心脏。还是那笛声。前世是,今生还是。

  “我在后悔。”我落泪。

  “你后悔什么?”守护者问。

  “后悔再世为人,后悔做了一千年的朱色芙蓉,还是抵不住为那笛声,还是付出至此。”

  冰镜中,我微笑的白色面具,渐渐化作了跟守护者一样的冷淡模样,毫无表情。

  “让没有表情的面具,克制住你的爱恨情仇吧。在漫漫时间的另一端,没有离愁别恨。”他说。

  Ⅳ、朱色笛子

  夫人对公子说:“那姑娘被亲人寻去,再不会回来了。她走得匆忙,未说感谢,便头也不回。如此薄情之人,你还是忘了吧。前些日子苏大人来这里巡视,听百姓把你传诵得宅心仁厚,又见你相貌堂堂,正有意商讨亲事。这可真是难得佳缘,佛祖垂爱。”

  听闻姑娘已经永远离开,公子如天雷轰顶,呆立半天不语。

  夫人见宝贝儿子瞠目结舌,如被冻结,吓得忙拉起公子的手:“儿啊,你这是怎么了?你这,这可是怎么回事?”

  公子却只是呆呆站立,被日光晒下,如同石刻。许久,才有泪涌出,然后接连不断地流淌下来。

  啪!夫人在公子脸上打了一记耳光,惊扰了本就无声的瞬间,如同摔碎了这份天地。“你是我哪辈子的孽债啊,不学无术,沉迷女色。已经堂堂七尺顶天立地,却为一乡下舞女失魂落魄!”

  公子仍然不语,眼看着夫人也红了眼睛,却纹丝不动。半柱香后,他缓缓回房,拿了笛子,朝着远方天空吹起悲伤的曲调。

  公子的笛声传出县府,全城百姓,顿时无心劳作。哀伤、嫉妒、憎恨、绝望……各种黑**绪在每个人心中不由而生。天空乌云翻滚,雷鸣轰轰然,大雨不期而至。民间争吵声、哭喊声、烧杀掠夺、混成一片。理法不尊,六亲不认,灰暗嘈杂,如同人间地狱。

  公子则如魂魄离体,除了吹笛,还是吹笛。

  如此三日,不吃,不睡,不言语。

  夫人摇晃他、捶打他、责骂他,全无效用。老爷日日操劳县内秩序,却徒劳无功。三日间,天雨不断,民心愈乱,夫人老爷愁得白发苍苍,甚是可怜。

  三日后,公子终于开口:“院中池内,何来一片朱红芙蓉,随风而舞,就像姑娘犹在。”

  家丁不语。

  数日后,皇帝大怒。说要斩妖除魔,派人来到县城,下令除掉公子全家。公子全家只得落荒而逃,家丁四散。公子却中途折回,执意留在府院,盯住那池中芙蓉,吹奏笛曲。

  军队闯进来,把公子的笛子折断,扔入湖中;然后大刀挥下,欲将公子头颅斩落。惊险时分天神降临,对眼前众生说:“此人已三世修仙,皆心心向善,遂有此生道行,可用笛声安抚人心,祛除邪念,平静动乱。近日之事,我已知晓。看在他三生修为不易,还是应该给他一次机会补偿罪恶,修仙成神。”神仙转身对公子道:“你以后唤作玄武,跟随我吧。”

  众人皆跪拜神仙,不敢违抗。公子则痴痴盯住湖心芙蓉红莲。

  神仙拂尘一挥,红莲化作朱色笛子,末端垂着一束朱色流苏结坠,落入公子手中。神仙说:“带她去吧。她便是你今生所恋的女子。只是她心已死,以后永生永世,都只是红莲,再不能做人。”

  “那么我心也已随她而死,再无心向道。”公子说。

  “那么你的善念和人间大义呢?你的三生两百年修为呢?你看看你周围这一片人间地狱,全是因你一念之差。你还是带着她一起赎罪修仙吧。”

  公子不语。

  “原本今生你便可得道成仙,而今你却酿成大错,我不得不把你再度打入轮回,偿还这人间债务。”

  红笛呜呜作响,公子握住笛子,点头:“只要我能和她在一起。”

  Ⅴ、后悔之路3

  幻象看到这里,我用力地击打冰镜,泪水从面具后面流淌下来。

  “你在哭吗?”带着没有表情的面具的守护者问我。

  “我在后悔。”

  “后悔什么?”

  “后悔我投入湖中了断了与玄武的前世厮守,后悔我死时坚定不再为人,后悔我做了永生永世的朱红芙蓉。”

  “你已经陷入永远的过去,陷入深刻的悔恨。这断后悔之路,我放你继续前行。请让无表情的面具,封印你眼中的泪水吧。不要让后悔**了你前进的决心。”守护者说罢,幽幽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