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险岛故事连载 《朱雀》9

  Ⅵ玄武大帝  玄武再世为人,出生瞬间,一道红光打入产房,一只朱红笛子从天而降,落在婴孩身边,笛子末端垂着朱红结坠。

  Ⅵ玄武大帝

  玄武再世为人,出生瞬间,一道红光打入产房,一只朱红笛子从天而降,落在婴孩身边,笛子末端垂着朱红结坠。

  是时流年不利,瘟疫横行,田地无产,昏君暴政,民不聊生。玄武长成后,带领百姓揭竿而起,血光中拼杀三年,终于推翻了无道王朝。玄武称帝,减免赋税,爱民如子,倾尽一生,使得国家蒸蒸日上,百姓感激涕零。玄武执政三十年,皇宫池水皆种满朱色芙蓉;一生六十载,无论耕种田野、征战沙场、掌权朝野,一支红笛不曾离身。

  晚年,玄武坐在芙蓉池边,凝望着一池朱红色,若有所思。帝后问:“为何君王一生此笛从不离身,却未见君王奏笛?”

  “此笛系属天物,生孤那刻天降而来。如今孤能成为帝王,也许与此笛有同种玄机。只是此笛吹他不响。孤田野出身,如今又忙于政务,何来闲情逸志把玩此物?只是冥冥之中,一切应有定数。此笛既然随孤而来,必属孤物。”

  说罢,玄武将笛口对在唇上,轻轻吐气,竟然出现动人乐曲,池中红莲翩翩舞动,似听得懂曲中感情。玄武大惊:“此笛从未有音,今日为何突然出声,音律如此曼妙,竟然连动了一池芙蓉!”

  帝后道:“方才君王笛声,生机勃勃,我听后心中充满力量。君王不曾执笛,缘何懂曲?”

  “许是这一池红莲。”玄武不知自己所言,也不知为何会再度吹奏红笛。悠悠然,皇宫官宦皆沉醉曲中。片刻之后,两串泪水从玄武眼角淌下,默默无声。笛曲依然。

  从晌午,至深夜,又从深夜,转至次日晌午,玄武一直坐着红莲池边,吹奏红笛,一池红莲舞动不息。

  帝后一直陪伴,不敢惊扰。

  “孤终于记起。”玄武说。然后他跪在大地,仰天吼去:“孤这一生,可足够?孤的罪孽,可偿还?她做芙蓉,可到尽头?”

  前世神仙下凡,光芒万丈。神仙说:“你已足够。而我却已经说过,她今后生生世世,只能作为朱色芙蓉,再不为人。”

  “你前世许诺,我们可一起成道升仙!”

  “一株仙荷,也算造化。她今日如此模样,是她自己的选择,并非我意啊!”神仙答。

  玄武满脸泪水,紧握红笛。

  玄武转身面对帝后:“孤这一生,为了黎民苍生,操劳至今,疲惫不堪。现在终于看到天下太平,人民富足,孤已经功德圆满。谢谢你一路陪伴。然漫漫时间长河,你我这段,仅仅是一个擦肩的瞬间吧。”

  当日,帝后宣告天下,君王驾崩,太子继位。

  Ⅶ乐师

  玄武跟随神仙,升入天界,拜见天帝。

  天帝说:“你的笛曲婉转美妙,融汇仙力,这人间天上无人能及,你就做这天界第一乐师吧。”

  乐,有情才能动人;天界第一的乐师啊,岂不是这天界之中,最为情所困的神仙?玄武啊,有些命运,有些劫数,就是这样注定而成。什么人间帝王,什么天界神仙,都只是顺从其中啊。

  天界的乐师,玄武一做就是几百年。天界的欢宴甚少,玄武便日日坐在云端,独自吹奏红笛,怀念他曾经四世修道,怀念那个曾经朱红衣衫的女子。每每此时,笛子上吊住的流苏结坠总是飘然起舞,似有灵性回应奏笛的玄武。

  终于有一日,玄武私自下凡,找到一处风景美好却人迹罕至的人间湖泊,将朱红结坠丢掷湖中,然后坐在湖畔,日日吹出最动情的曲调。一百年,湖中开出朱色芙蓉花;又一百年,芙蓉幻化人形,走出湖面,坐在玄武身边。那芙蓉女子,穿朱红衣衫,模样性情,与千年前那姑娘完全一样。只是她却丝毫不记得这一千年来,她与玄武之间的爱情和泪水。

  再相见,已经一人是神,一人是妖。

  再相见,依然深深爱住对方,不能自拔,超越生死。

  玄武用一百年等她开花,又用一百年助她成妖,却只换来了一年与她相依相靠。

  那天天界乌云汇聚,天帝方才发现六界不稳。细细算来,得知是玄武私自下凡所酿成的祸事,遂派天兵天将来到人间捉拿玄武。于是这份千年恋情,再度撕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