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站自由路 繁华的自由市场 菲 您累了

  市场,从来都是一个繁华的地方.   单身的我却从没感觉到寂寞过,不曾!从来我的朋友就只有那闪闪的金币,唯一能聊天说话的也只有悠然的交易对象,从来都是如此.

  市场,从来都是一个繁华的地方.

  单身的我却从没感觉到寂寞过,不曾!从来我的朋友就只有那闪闪的金币,唯一能聊天说话的也只有悠然的交易对象,从来都是如此.

  市场的喷水池,依稀洒着水雾中茫茫的人们流行着.

  或者是他,或是她;也许在聊天,也许在交易呢;偶尔是在黄昏,偶尔是在清晨;断续或是穿流不息的人们.

  我—是个简单直接的人,没有人了解.我说,我踏上了商人的路也许就会孤单的只剩下一个人,也许,也许也会有许多朋友,事实面前,也许从来有那么多也许,也从来有那么多风雨.无论是可恶的骗子, 还是善良的新手,一个个都会在眼前浮现,看到的,自己想做的,站在市场的中间收着各种卷轴,各种装备,各种玩具,无论外面在刮着风,亮着太阳,我总站那孤注一掷,傻傻的认为那就是发财的道路。

  她说,钱不是万能的,我说,没钱是万万不能的!他,依然是那副凶巴巴的样子,但是在她面前却又那么温顺,但是在她面前总得不到一句好话,他说:我只要你帮我做一件事情,我在点龙背的时候,你一定要由心的祝福我,一定!他不知道她是否真的在不在祝福他,只知道他的祝福卷,或许是她祝福在一点点消失,一点一点的.偶尔的吵闹可能会变的平凡更加频繁,他说,他不在乎,他说,他爱她!他说……他说,他好困,他说,他怕睡觉,他说,他怕睡下去就再也醒不来了!他说,他很爱很爱她!他的话或许永远没让她动心过,他经常等到深更半夜等着她来冒险市场的 7线2洞看他一眼,他只想等她到市场的时候看着他F3一下,但是,往往是等到半夜也没等到,冰冷的手生着冻疮,冰冷的心,唯一他的陪伴就是那半把龙背刃, 他,带着它游荡着,静静的等到天黑在市场里等着她来叫一声

  —–  菲

  但是他真的听到了么?

  我想,我可能听到了!

  最后,他留下的 只是泪水

  别人问起

  他只傻傻的笑

  仅仅是

  笑

  一人留,石欣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