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险岛小说逆血神变 第一章和谐世界(下)

  熟练地在草坪上滚了两圈后,男孩就站了起来。他本就是个跑酷高手,入学,进行先天潜力检测时,他是全校的最低等级;“由于先天血脉怪异,而导致无法修炼枫环”,这是检测出的结果。因此,从那时开始,他便暗暗告诉自己:“既然天赋都已经是公认了的垃圾,那么努力有什么用?不是浪费时间吗?”长此以往,在进行了多次像这样的自我心理颓废暗示之后他便有了想法;“姐姐送我来学校学习,那有什么用?死板!反正我都是废物了,还不如让我自行娱乐。不然玩也没完成,更成不了才。”

  熟练地在草坪上滚了两圈后,男孩就站了起来。他本就是个跑酷高手,入学,进行先天潜力检测时,他是全校的最低等级;“由于先天血脉怪异,而导致无法修炼枫环”,这是检测出的结果。因此,从那时开始,他便暗暗告诉自己:“既然天赋都已经是公认了的垃圾,那么努力有什么用?不是浪费时间吗?”长此以往,在进行了多次像这样的自我心理颓废暗示之后他便有了想法;“姐姐送我来学校学习,那有什么用?死板!反正我都是废物了,还不如让我自行娱乐。不然玩也没完成,更成不了才。”

  那么不用说,他的娱乐方式自然就是跑酷了,他很喜欢自身的敏捷和动作上的华丽,甚至是崇拜….

  于是,他经常逃课跑到学校的复杂地形去练习跑酷,乐此不疲………

  学校的老师们也当然不会管他,都是任由其便。面对一个废物,他们有的只是余光中的鄙视和厌烦。

  拍拍身上的灰尘,不作停留,男孩继续向着学校奔去。似乎是由于今天迟到的太久了,沿途冲刺到学校他却并不感觉到怎么劳累,跑到学校门口时,也只是略微喘了喘气。

  稍微调整了下呼吸,男孩就向着校门走去,已经迟到了20分钟了,再不进去可是要被当做逃学处理的,学校的老师们虽然不会在意他这种废物是否来上课,但是逃课是违反校规,是必须要给监督人联系的,要是让他姐姐知道了他现在还没有到学校,那……

  想到这里,男孩不禁全身一冷,像是受到了什么刺激,连脚步也加快了几分。

  “这位同学,有什么事吗?”刚走到校门口,一位中年男子就面带微笑的向他问道,这位男子的胸前还挂着一个执勤牌,显然是这周的执勤老师。

  看到男子的举动,男孩竟突然莫名的愣了一下。

  平时他都是被老师们白眼相看的,可是今天却有一位老师如此和蔼的和他说话,顿时令他感到有些不适应,但同时,也令他对这位老师的好感大增。

  任何人都是有自尊心的,只是因为遇到的事情不同,所以才造成了有的人自尊心强,有的人自尊心弱,但是弱却并不代表没有,只是他们将自己的自尊隐藏在了内心的最深处,不愿意表现出来而已,因为,如果表现出来的话,收到的打击只会大,可是不管自尊心强还是弱,性质都是相同的,人人都渴望得到别人的好感,没有人会希望别人将自己看成白痴。

  本来是打算好了直接给老师报班级姓名的,可是不知为什么,看着老师和蔼笑容的男孩却是有些不自然,居然向老师吞吞吐吐的解释道:“我..我的姐姐生病了,今天早上我..我是先送了他去了医院,然后再来学校的,所以才迟到了,老师,我平时都是不迟到的,实在是因为今天有特殊原因,才……对此,我愿意写一份检查”

  男孩几乎是下意识说出这些话的,并且,说话时,情绪还表现的空前激动,良久之后他才觉得有些不对劲,当他反应过来时,也是令他极为吃惊。自己这是怎么了?

  平时,他迟到被别人问起都只是淡淡地说一句“起晚了”就直接跨进学校了,可是今天他却撒了谎。

  撒谎当然是不足以令他吃惊的,他撒的谎还少吗?可是对他来说,这种迟到的事情根本就没有资格令他撒谎,这才是令他吃惊的地方。最令他无法想象的,还是他最后说的那句“愿意写一份检查” 写检查?这是自己说的吗?还写检查?自己主动写检查?做梦去吧。

  男孩使劲摇了摇头,稳定了自己的情绪,尽量不再胡思乱想,两眼又变回了以往的淡漠,小嘴一撇,有些不耐烦的要说些什么,可是话到嘴边,却是那位执勤老师先开口了:“同学,今天是校竞赛,没有要求上课啊,全校现在正在6路岔口进行比赛,每个人都要参赛的,你现在不去参加比赛,来学校干什么?”一边说着,这位执勤的老师还露出了怀疑的目光,显然,是将他当成了那种上课不听讲的学生了。试问;那么重要的事,认真听讲的学生会不知道吗?怀疑是很正常的。不过,这位老师还是将男孩看高了…..他不是没认真听讲,而是无法听讲,昨天班会课的时候,他还在跑酷场地跑得不亦乐乎……..

  男孩自然也看出了这位老师神态上的变化,但他也懒得理会,遭人白眼对他来说已经是家常便饭了。

  不在注视着这位老师,而是扭过头去,连招呼都不打,就直接向着6路岔口奔去。虽然掩饰的是很不错,但如果是仔细看的话却依旧能够发现,男孩扭过头去的一瞬间,眼中竟含有了以往从来没有过的失落…..

  13年了!已经整整13年时间了!男孩从来没有被人正眼看过。

  从记事起,在男孩的印象中,自己的童年就是在四处谋生中度过的,他从不记得自己的父母,甚至在以前还不知道什么是父母,从出身起,都是她的姐姐一直带着他,东游西荡,遭受的白眼也不尽其数….

  他曾多次天真的问过自己的姐姐,父母是什么东西,但她的姐姐却每次都回答他道;“我就是你的父母。”

  直到有一次,男孩不相信,曾追问道:“姐姐不对,父母是两个人,而姐姐是一个人,而且别人的父母都没有姐姐那么漂亮,你不是父母。姐姐,给我讲讲故事吧,到底什么是父母。”

  本以为自己的姐姐又会像往常一样给他慢慢地讲故事,可是那一次,姐姐却是向他怒吼道:“我就是你的父母!绿叶,我告诉你,你要是再问我同样的问题,我就不要你了!”

  那一天,男孩永远记得,是他的姐姐第一次对他发怒,也正是从那个时候起,姐姐也再也没有叫过男孩弟弟,而是直接叫他的名字“绿叶”

  小时候的绿叶喜欢在沙滩上玩耍,因为在那里他可以和同龄的小孩们一起堆沙堡,可有一次,在堆沙堡的时候,他又被伙伴们问道:“你知道自己的爸爸妈妈是谁吗?”

  绿叶愣了一下,接着很快的点了点头。 “嗯,我知道,我的爸爸妈妈就是我的姐姐。”

  “不对啊,你的姐姐怎么可能是你的爸爸妈妈,你的姐姐是一个人,而爸爸妈妈是两个人哦。而且爸爸妈妈都是一个凶凶,一个柔柔,一个高高,一个矮矮呢!” 其中一位女孩,在听了绿叶的话之后立刻反驳道。

  “可是,我的姐姐就是这样说的啊,我问了很多次,她还给我发脾气呢。”绿叶不甘心,曾继续向自己的伙伴们辩解道。

  当时,就在他们争执不下的时候,另一个稍微高点的女孩突然插嘴:“爸爸妈妈经常给我买糖糖呢,就是好甜好甜的那种,我想爸爸妈妈都会给我们买糖糖的吧,绿叶,你的爸爸妈妈给你买过糖糖吗?”

  那时,正在挖土的小绿叶,在听了同伴的话之后,刹那间停止了手部动作,缓缓的低下头,陷入了沉默。

  从小到大,他的姐姐就一直带着他到处谋生,那时候,别说是糖了,他经常连饭都吃不饱。

  绿叶在10岁之前可以说是吃百家饭长大的,糖,他不是没有见过,可是那却不是给他吃的,那都是在他吃百家饭的时候见到别的小孩的父母喂给自己的孩子吃的,小绿叶嘴馋,曾告诉过姐姐,自己想吃糖,但得到的却是姐姐从眼底里迸出的火光。

  不说话是过不去的,该面对的总要面对,绿叶的沉默没持续多久,一道童音就又打破了他的思绪。

  “你的爸爸妈妈到底有没有给你买过糖糖啊?”说话的依旧是那位高个女孩,只是此刻她的声音还带着一丝不耐烦。”

  “没……….没有,我的爸爸妈妈从来没有给我买过糖糖,可是….”

  小绿叶曾第一次感到说话竟然还会如此艰难,从他嘴里吐出的文字都极为不清晰,唯有后面的“可是”二字还较为洪亮。

  小孩的耳朵何等敏锐?他的同龄伙伴几乎是在第一时间就将这句不清晰的话捕捉的清清楚楚。这一次,开口的是个男孩,他突然大声叫道:“不好啊,绿叶没有爸爸妈妈,他是姐姐生的,是个怪物,大家快跑啊

  ,他要吃我们了!”

  话音刚落,绿叶周围伙伴们就被声音刺激而大叫着向四处跑去,甚至还有几个小孩摔倒在地,哇哇的叫着,像是真的看到了怪兽一般。孩子们受了惊吓,不知劳累的奔跑着,不一会就消失在了沙滩周围。

  绿叶任在原地坐着,或者说是还在保持沉思,那天真无暇的顽皮童音听在绿叶耳中竟是那么的刺耳。

  渐渐地,脸颊上滚下了滴滴珍珠,珍珠躲进嘴巴里,绿叶尝到了大海的味道。

  那天他一直坐在那里思考,爸爸妈妈到底是什么东西,没有离开过,直到傍晚他的姐姐找到他将他接走。

  从那以后,他再也没有了昔日的伙伴,所有同龄人看到他都和看到怪物一般,躲的远远地,那一次,是他第一次受到的歧视目光。

  终于,12岁了,绿叶到了上学的年龄,他的姐姐曾带着他到处求学。12岁是觉醒枫环的年龄,枫环是枫之谷中实力的象征,拥有枫环的人,都会从普通人中脱离出来,成为非凡的人。

  而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一个既幸运又悲催的事情降临在了绿叶头上;“枫环觉醒成功”、“先天血脉怪异而无法修炼”这是检测出的两大结果。也就是说,绿叶成为了非凡的人,但是,却是持有枫环者中的顶级废材。

  因此,绿叶的求学之路也变得格外艰辛,所有学校见到绿叶的测试结果,都是暗暗摇头,不用说,谁都不愿意接受一个顶级废材,因为,无法修炼枫环就预示着等级只能修炼到10级以下,不能进行第枫之融合,那和垃圾有什么区别?

  可是他的姐姐依旧不愿意放弃,最后,没有办法,他的姐姐将他带到了6路岔口旁的一所5星级学校,让这所学校接受他,因为,他的姐姐曾认识这所学院校长的儿子。

  校长的儿子貌似对他的姐姐极为在乎,没有考虑就直接答应了姐姐的请求,于是有了这一层关系,绿叶的学校才算是有所着落。

  可是,他的姐姐却不知道,绿叶来到这所5星级学校却并不感到怎么美好,也并没有努力,相反,他在第一时间就遭到了同学和老师们的鄙视,他没有朋友,却反而是在入校不久后就与人结了仇,并且还是一个有身份有背景的天才学生,这一切他从来没有给他姐姐说过,因为,他早已学会了独自承受。

  对此,老师们对他更加冷漠,他的逃课现象也越来越严重…

  然而13年了,游荡12年,入校1年,他在今日终于得到了一份除了姐姐以外的第二份微笑,即使这只是一个僵硬表情,未带任何情绪,但是却依旧像是蜂蜜一般,让他在内心深处尝到了甜头,那是糖糖一样的味道。

  可是,糖,也有发霉的,这位中年老师最后露出的怀疑目光还是将自己内心对差生鄙视的想法出卖的干干净净……彻彻底底…..

  “这个世界真的那么势力吗?”跑到森林中的时,绿叶终于无法忍受自己内心的不平,停下脚步,向着森林大声宣泄道。

  阳光透过树叶,此时,一缕缕的阳光正随着树叶的摇摆而晃动不定,像是一片静湖被碎石打动了一般;断断续续、波澜起伏。

  自嘲式的笑了笑,绿叶的嘴巴勾勒出成了一轮暗红色的弯月,只是,今天的这轮月亮似乎并没有以往的那么漂亮,反而,还与他那俊俏的脸庞有些格格不入。

  “也许,我根本不属于这个世界吧!”

  长叹一声,绿叶说这句话的时候已经是两眼颤抖。14年了,他一直希望自己现在是生活在梦中,希望有一天他能够醒来,希望醒来之后会来到一个人与人都和睦相处的世界,那里没有竞争,没有实力,没有鄙视,有的只是普普通通和每天快乐的生活,当然,他还希望那里有爸爸妈妈和姐姐。

  可是,那是不现实的,这里才是真实的世界,他所期望的才是梦境,在这里,看似和平的世界到处充斥着竞争的残酷,和对实力的需求…..

  绿叶已经不想再跑,或者说是已经没有了力气,接下来,他打算慢慢的走去6路岔口。

  沉重的双脚重新踏响了草地,脚步声已经没有了刚才的急促。

  也许是跑得太过劳累了,绿叶在刚刚重新起步的时候似乎突然看到了一个黑影从他面前一闪即过。

  有些惊讶,绿叶向着左右两边看去,看到的却是一颗颗不变的苍天大树。

  “呵呵,我真是的,怎么可能会有人跟踪我呢?我只是个废物而已,谁会傻到来跟踪我?”绿叶向自己笑道,暗骂没自己出息,不再理会周围的环境,继续向着森林外走去,6路岔口已经遥遥可望,按照这个速度,自己就快到了。

  殊不知,在绿叶正向前走着的时候,一位绝色女子,身穿黑色长袍,手中拿着一片枫叶,正面无表情的看着他的背影,用着极其微小的声音说道:“叫做绿叶是吗?终于出现了。”

  “气息已锁定,等我办完了事我会再来找你。”

  说完,女子的身影在一瞬间之内就消失在了丛林之中,只留下一道黑影。

  绿叶任在向前走着,他是不可能听到女子的话的,一切都是那么的平常,绿叶此时还保持着一脸冷漠,那是对生命的漠视!

  他并没有发现,在他的身后,一片枫叶正紧紧地飞在他身旁,这片森林是没有枫树的,可此时他身后的这片叶子偏偏如此火红,一边飞着一边紧紧挨着他的头发,场面甚是诡异….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