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险岛小说逆血神变 第七章人生转折点(下)

  又过了几秒。  当最后一束红光照耀到绿叶身上时,蓝溪儿也随之起身。

  又过了几秒。

  当最后一束红光照耀到绿叶身上时,蓝溪儿也随之起身。

  双拳紧握,手中的魔杖险些被她挣断。看向蓝星,一股刺骨的寒意从她身上散出。

  别过头,她用魔杖指着蓝星冷冷的道:“一年前的赌约,就由我来执行吧。”她的话不多,可没一个字都充满着寒意,此刻,她的气势竟一点也不比他面前全校第一的天才差,甚至还更胜一筹。

  感受着从蓝溪儿身上散发出的森然冷气,蓝星再次沉默了,不过马上又抬起了头,用一种从未有过的目光看着她,道:“蓝溪儿,你应该知道你在做什么。”

  “你误会了”蓝溪儿淡淡的说道。“如果说执行赌约就意味着是向星之一族挑衅的话,那么我没有话说。我只是来执行赌约,并不为其他。”

  “赌约里面有提到过让你来战斗吗?”蓝星不客气的反问道。他当然看得出,蓝溪儿是想为绿叶出口气。

  稍稍平静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蓝星又说道:“你要想清楚,为了一个废物,你可能会耽误你的前程,你别忘了,学校和我们各家族对我们的期望是多么大,两年之后的比赛,你…….”

  “我知道”蓝溪儿打断了他的话。目光闪烁的看着蓝星,“难道和绿叶在一起就是耽误自己的前程吗,我从来没有因为和他在一起耽误过自己的修炼,而且,每次和他一起,我一天的枯燥都会消散。难道说仅仅因为他不能修炼枫环就可以随意欺负?我记得学院开课时曾说过的第一句话就是,‘枫之者不应当看不起任何一位普通平民,应当以平等的目光去看待他们。’而你们为什么一直要去欺负他?”蓝溪儿目光中充满了讽刺,娇声中带着明显的愤怒。

  绿叶在旁边静静地听着,他的眼睛已经有些红润了。是的,这天下,也许所有人都会看不起他,但是蓝溪儿不会,永远都不会,蓝溪儿的每一个字,都深深的印在了他的心中,刹那间,绿叶看蓝溪儿的目光中又有了一些别的东西。此刻,绿叶惊奇地发现,十三年从未有过的一种动力竟在这个时候突然在他内心之中发起了嫩芽,实力!绿叶竟然第一次内心升起了对实力的渴望。

  “如果….如果有一天我可以修炼枫环的话,蓝溪儿,那我一定会永远站在你身前!”绿叶默默地对自己说了这番话,眼神,变得无比的坚定。

  蓝溪儿自然不知道绿叶在想什么,她只是在内心之中告诉自己,不能一直让绿叶这么受欺负。

  此刻,她任然保持着战斗的预备姿势。显然,即使她知道她不能代表绿叶执行赌约,但她也没有一点要放过蓝星的意思。

  蓝溪儿娇声喝道:“那么,学员之间进行切磋是被允许的吧,蓝星,我向你发出挑战,你敢否应战?”向蓝星发出挑战,这倒不是蓝溪儿想为绿叶出气,她口出此言,只是想以接下来的战斗来警示在场的所有人,不要再欺负绿叶。她自问,就算自己打不过蓝星,但是凭她的天赋,也一定可以让他身受重创。

  蓝溪儿睁大了眼睛,等着蓝星的回答,她必须主动出击,对方是全校第一,她不敢怠慢。就在她全神贯注之时,一声呵斥响起,“蓝溪儿,你还没有闹够吗?”

  斥声并不大,但极为老沉,话语中盖满了严肃。蓝溪儿与绿叶两人听到声音几乎同时向后看去,蓝星则本来就正视前方,自然是第一个看到。

  不知何时,蓝溪儿身后已经站着一个身穿白色衣服的老年人,看到此人,蓝星的眼神中多了几分恭敬之色,向着他微微颔首。蓝溪儿则是脸色微变,不过很快就恢复了正常,而绿叶却是一脸淡漠,显然,此人在他心目中并不是那么深刻。

  周围听到了声音的人群也都陆陆续续的向着发声源看去,而接下来,凡是看到了的,都在第一时间散离现场,脸上也都带着明显的恐慌之色。

  冷厉,他怎么来了?这是众人在心中第一时间升起的疑问。没错,这位突然呵斥住蓝溪儿的人正是她的老师,也是学员中十大管理主席之一,冷厉。

  也许,在这个学员中还会有些白痴不知道校长是谁,但是绝对没有哪个傻子是不知道冷厉的,他的严厉和恐怖在全校已经是出了名的,一般情况下,犯了错误被他逮到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除非….除非你是他的亲教子弟,虽然他很严厉,不过,如果是他自己的学生却是非常吃香,这位老师,有一个非常欠揍和挨打的喜好,护短。

  “老师好”看到冷厉,蓝溪儿赶忙恭敬地应了一声,脸色上明显有了一些变化,赶忙先将自己的愤怒隐藏起来。

  冷厉看了一眼蓝溪儿,淡淡的说道:“你公然引起事端,等今天完了以后我会去找你,你的事先暂且放下,我来这里是来找他的”

  说着,他的目光移向了绿叶,眼神也随之变得冷漠起来,说道:“绿叶同学,今天的比赛你不用参加了。”

  “为什么”听到这话,反倒是蓝溪儿第一个问道,她在第一时间就变得急切起来,要知道,不比赛可是没有成绩的。

  “你闭嘴!”冷厉大声呵斥道,狠狠地瞪了蓝溪儿一眼,才继续看向绿叶。

  “没关系,不参加就不参加吧,我也不想参加。”绿叶端坐在地上,漫不经心的说道。显然,从始至终,他根本就没有把期末比赛当成过一件事。

  听了这话,冷厉冷不屑的哼了一声,又道:“绿叶同学,下学期你不用来了,你请回吧。”

  “哦”一时间,绿叶还没反应过来,下意识的应声道。而愣了一下后,他才又重新瞪大了眼睛看着冷厉,“你..你说什么?”

  “我说你下学期不用来上学了,回家好好地玩吧。”冷厉有些嘲讽似的重复了一遍,话语吐得很慢,像是生害怕绿叶没停清楚一样。

  “为什..”

  “闭嘴”

  听了冷厉的话,蓝溪儿再一次急切的问了出来,但是,这一次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冷厉就将手指向了她的嘴巴,一时间,蓝溪儿竟发现自己说不出话来了。

  冷厉使用了魔技,这招叫封印术,目标则是蓝溪儿的声道。当然,封印只是暂时的,冷厉可不会对他最优秀的学生下毒手。

  看着绿叶,冷厉极为狡猾的捕捉到了他脸上的疑惑,说道“有什么问题就问吧,现在你依旧是这个学院的学员,你退学一事,我说的是从今天比赛之后开始。”

  绿叶冷冷的说道:“你凭什么让我退学?”

  “你自己看吧”说着,冷厉的手中不知从什么地方拿了一张白色纸壳,递给绿叶。

  绿叶接过纸壳,疑惑而认真的看了起来。这张纸壳使用硬纸做成的,虽是硬纸,但材质却是非常不错,他翻开外壳,只见内部写着醒目的五个红字“绿叶,退学书”

  不仅如此,白纸的右下角还盖着一个醒目的大红章,绿叶认得,这是只有通过教委会讨论后才能盖下的徽章,显然,这份通知书假不了。

  身旁,蓝溪儿也是瞪大了眼睛,虽然她不能说话,可是从她的面部表情就可以看得出,她是多么震惊。此时,就连蓝溪儿后面的蓝星脸上都有了些许惊讶。

  绿叶被开除退学?这一切来得实在是太快了,令众人根本无法反应过来,这突如其来的退学通知书将众人的疑惑带到了顶点,蓝溪儿一把将通知书抢了过去,娇艳变得有些发白,看了一遍又一遍,最终还是未能发现有什么破绽。

  绿叶感到双手有些发麻了,退学可不是小事,他不明白,自己做错了什么,会在今天突然遭到退学的处理。

  “老师,为什么?”绿叶变得急切了。

  “呵呵,我们学校可是还没有过天天上学逃课的人才,我们这座小庙可容不下你这个大神,你另寻别处吧。”冷厉说着,苍老的面颜上多了几分难得的笑容,这份笑容很诡异,像是讽刺,又像是真正发自内心。

  绿叶没有继续问下去,他快步走到冷厉身前“扑”一声,向他跪下。

  “你干什么?”冷厉被他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男儿膝下有黄金,难道你不懂得这个道理吗?”冷厉厉声呵斥道,即使他极其讨厌这个学生,可是,不管怎么说,他也是自己学校里的学员,他可不希望,自己学校里的学员在外面给学校摸黑。

  “老师,再给我一次机会吧!”绿叶向着冷厉恳求道。同时,眼睛中就此滴下了泪水。

  或许,绿叶被退学对他来说并没有什么太大影响,他本就不能修炼枫环,没有一定的天赋,再好的努力也是白搭,况且,绿叶还从来就没有努力过。可是,如果真的他被退学了的话,那他的姐姐一定会为此而寒心。要知道,自己来到这个学院可是费了千辛万苦,要是没有他姐姐和学校的那些关系,那他现在都还在外游荡呢。

  是的,他或许可以对自己的前途和未来不屑一顾,但是,他却绝对不能让自己的姐姐寒心,从小到大,姐姐为他付出了太多,虽然看起来经常对他施加暴力,但是姐姐发自内心对他的那份好他又怎么可能看不出来呢。而且,如果真正的离开了这所学校,那…

  想着,绿叶偷偷看了一眼他身旁的蓝溪儿,才继续低下头。这可是他唯一的一个朋友啊。

  冷厉没有丝毫要放过绿叶的意思,他对绿叶本身就是反感至极,如此一个垃圾,留在学院,岂不是会在将来给金银岛第一学院的名称抹黑?况且,这次的退学他可是受人之托,他可不会因为绿叶而得罪了…….

  冷厉冷哼一声,更加冰冷的说道:“是你自己浪费了机会,是你自己耽误了你的前程,怪不得学校,更怪不得我。既然通知书已经发到你手上,那学校就不会再更改,今天过后,你就走吧。”

  冷厉的话说的极其坚决,他要断绝绿叶的所有侥幸心理。

  周围已经围满了人群,嘈杂中,一位紫衣女子正似笑非笑的看着这个场景。

  她叫莎拉,是绿叶班上的班主任。冷厉和绿叶之间刚才这么大的动作,早已将她引了过来,正好,就看见了刚才的那里一幕。

  绿叶退学她自然是知道的,投票时,她的意见可是下的非常果断。其实,昨天她没有通知绿叶来比赛,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

  来的不只是她一人,此时,绿叶班级里的所有同学都几乎到场了,此刻,绿叶所谓的同学眼中竟然都包含着兴奋之色。

  退学一事不是小事,更何况金银岛第一学院中学生的素质都非常高,退学一事更是极其少见,而今天,他们竟然亲眼目睹学生被退学场面,而且还有下跪的镜头,这可谓是大饱眼福。

  哄笑中,绿叶缓缓地站起了身来。

  他已经失望了,无论他怎么求情冷厉都没有一点要松口的意思。

  “你退学一事,我们已经通过魔力信息让你姐姐知道了,放心,上面写有让你姐姐冷静处理,你姐姐不会打你的”

  冷厉看他终于妥协,赶忙给他补了一句安慰的话,冷厉很聪明,不用说,这句话正是抓到了绿叶的心,绿叶想竭力挽回,也无非就是怕他姐姐。

  可是,这一次,绿叶的反应却极其让冷厉吃惊。

  听到此言,绿叶却是大声叫道:“你混蛋!”他显然是气愤到了极点,竟然对老师开口大骂。不光如此,他竟然还冲了过去,一拳锤向冷厉的胸口。

  麻木、剧痛,一系列负面刺激从绿叶手腕处漫延向了他全身,不知什么时候,蓝星已经闪到了冷厉的面前,抬手用力抓住了绿叶刚骨折的手腕。

  绿叶忍不住大声叫了起来,他只是个孩子,那剧痛的感觉险些令他晕过去,可是,即使如此,他的脸颊上却是没有一滴泪水。

  多年的打击,令绿叶的心志变得比普通人坚硬了许多,渐渐地绿叶已经习惯。泪水,已经不再是他痛苦时的一部分。

  “放开他”就在绿叶的神经都快要被麻痹的时候,冷厉一声叫道。

  蓝星像是随手放掉了一只蚂蚁一样的放开了他,绿叶踉跄几步,倒在了地上。

  绿叶痛的行动都有些困难,休息了一下,才勉勉强强站了起来,一丝冷意从他目光中闪过,接着就又是“扑”的一声倒在了地上。

  “滚开,别挡着我的路。”绿叶这一次是被人撞倒的,洪力星那看起来硕大的身躯像是推土机一样推倒了他。跌跌撞撞,绿叶好不容易才又站起来。

  蓝溪儿早已怒火冲烧,只可惜,冷厉那只有力的大手一直将她死死拽住,令她根本动弹不得。

  “蓝溪儿要去参加比赛了,你是留下来继续观看还是直接回家,随便你吧。”冷厉淡淡的语调传入了绿叶的耳中,神色并没有因为绿叶刚才的举动而丝毫变化。

  绿叶看也没有看冷厉,目光直接锁定到蓝溪儿身上,有些迷离的看着她,道:“蓝溪儿,再见了!”

  眼神,不舍,却又无助…

  接着,绿叶毫不犹豫的甩过头,背身向着门外走去,背影依旧是这样娇小。

  蓝溪儿早已泪流满面,她虽然不像绿叶,可以将挫折逆来顺受,可是她的泪水却也并不是一分不值,因为这是她第一次为一个人而哭。

  蓝星冷冷的看着,他并不嫉妒,只要绿叶走了,那他一切都还有机会,他相信,凭自己的天赋,他一定可以将蓝溪儿吸引住。

  让众人散去后,冷厉带着蓝星与蓝溪儿两人向着场内走去。现已西落之时,金灿灿的阳光将两个背对着行走,却又刚好在一条直线上的漂亮男女照的全身古铜色……

  竞技场外..

  男孩在不顾一切的奔跑….

  双脚踏出竞技场的第一时间,绿叶就飞奔了起来,再也没有任何顾虑,泪水就像小溪一样的流了下来。

  “姐姐,对不起!”绿叶在心里疯狂地叫喊着,他可以想象,受到消息后的姐姐现在会是怎样的伤心。

  其实,刚才他在竞技场内对冷厉如此无礼,也就是因为他怕他姐姐知道消息后会伤心,本来,退学一事他可以亲自告诉他姐姐,这样,他还有把握让他姐姐不愤怒至于丧失理智,而这一切,却全让一个消息打破了。

  他并不是害怕他姐姐回到家后会如何严厉的惩罚他,他害怕的是,姐姐会不会为此而抛弃他。

  这倒不是他胡乱猜想,他的姐姐经常对他说过类似的话,他还是个孩子,话语的可信度还不能完全的正确分辨。

  由于内心的不安与急切,他没多久就跑到了家,他家住在明珠港东部,本身离六路岔口也不是很远。

  “咚咚咚”“咚咚咚”

  “姐姐,开门啊!”门外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屋内,没有一点动静…

  “姐姐,我错了!你打我,打我,让我进去,你好打我啊”绿叶着急了,看来姐姐真的已经知道了自己被退学的消息。

  屋内,依旧…..

  “姐姐,我再也不敢了,其实,开除也不是绝对的,校长说只要假期表现得好还是有机会的”绿叶故作兴奋地说道,为的,只是开门的那一瞬间。

  可惜,姐姐并没有他所期望的那么傻,屋内没有一点声音。

  绿叶跪下了,满是哭强调的跪在了家门口。他害怕,他害怕姐姐真的抛弃他,再也不要他进这个家。

  半响后….

  屋里传出的一阵娇颤的声音将绿叶险些熄灭的希望重新带活,不过,只是活了几秒钟,希望却是真正的熄灭了。

  “你..走…吧”

  简单的三个字,却像是闪电一般的击中绿叶,瞬间,绿叶的大脑麻木了半边,身躯,颤抖起来。

  “不!”绿叶尽全力的叫喊着,“姐姐,只要再给我一次机会,你让我干什么都可以,我不能没有你啊!姐姐,求求你了!”绿叶用手死死地扣着木门,然而,今天的木门却又像是这样坚固,连一丝痕迹也没有留下。

  屋内,又像是寒冬飞雪一般的寂静….

  就这样,绿叶一跪就到了夜晚…

  树林身后中的一阵[email protected]将他吵醒,朦胧的睁开双眼,看到的是极其欠缺的弯月。

  刚才,他在不知不觉中睡着了,寒冷中,他仿佛做了一个梦,梦中,有两张熟悉而又漂亮的脸。

  跌跌撞撞的站起身,跪了几个时辰已经让他双膝发麻,他凝视着自己的家门,泪光闪烁的看了好一会。

  “姐姐,我走了。”

  绿叶在心中默默地给他姐姐告了个别,极其不舍的看了一眼那扇门后,才向着自己身后的树林中走去。

  他并不怪自己的姐姐,今天的遭遇,全是因为他自己,是他自己太不争气,他的姐姐才是真正的受害者。

  十三年的恩情,绿叶不知道该如何报答,他只知道,自己再不走的话,只会更加愧对于自己的姐姐。

  走在树林中,月儿将他眼前照映的全是灰白。

  此时,连绿叶也不知道他自己在向哪里走,他现在就如同行尸走肉一般,只是凭借着感觉向前走着。

  许久…当夜已经很深的时候,他也走到了树林深处,终于,一阵对话将他行走着的头颅唤起。

  “一号,挖出来了吗?”

  “还没有,二号,这里好像根本没有智慧水晶的碎片。”

  “不,一定在这里,大人说就在这附近,再仔细找找。”

  “一号、二号,找到了,快过来!快过来!”

  “三号,找到智慧水晶了?”

  绿叶茫然的抬起头向着侧面看去,刹那间,他整个人呆住了,眼前,黑,一片刺目的黑色。

  黑色也能发光?绿叶不懂了。小孩好奇的天性,在此刻将绿叶漠视一切的眼睛终于带颤了一瞬,转向黑色,绿叶眼神黯然的走了过去。

  “叔叔,能告诉我你们在干什么吗?这是什么?”黑色周围,围着五个中年男子,正出神的看着一块黑色的放光原体,目光中尽是贪婪之色。绿叶来到其中一人身后,点了点他问道。

  “哇”

  下一秒,绿叶竟然就这么凭空飞了出去,肚子内翻江倒海,险些将今天的内容全道出来。

  回答他的,是一只有力的大脚。

  身体在五米以外的大树旁边停了下来,捂着肚子,绿叶勉强睁着一只眼睛看向前方,前方,竟是五个相貌完全相同的中年男子一齐向着他的方向走了过来。

  “四号、三号、二号、一号。快杀了他,主任说不能让任何人知道这次的计划,快灭口!”正中的中年男子脸色阴沉的说道。闻言,其余四个几乎在第一时间就向着绿叶冲了过去。

  绿叶大声呼叫道:“你们,你们干什么!救命啊!”然而,刚说完,他就被人掐着脖子拽了起来,与此同时,四人中,一人掐着他,另外三人的手中同时多了一团黑色的能量小球,小球逐渐扩张,并渐渐变大。

  “二号、三号、一号,对付一个小孩不用这么谨慎吧。”

  “少罗嗦,难道大人没有教过你要全力以赴的对待每一个与我们作对的人吗?”

  对话在绿叶耳中变得异常模糊,他现在已经被掐的就要出不了气了。涨红的小脸痛苦的抽搐着,双手拼尽着全力想要移开那只抓住他的巨力手。

  “轰~~”

  变大了的三个黑色魔球以惊人的速度向他冲来,本来他们的距离就非常近,绿叶身旁甚至连一丝残影都没有见到。

  抓住他的那位中年男子几乎同时消失了,瞬间,他移动到了六米开外。

  瞬间移动,辅助系技能,可以证明,这伙中年男子的枫力等级一定在三十级以上。

  绿叶无力的看着这一切。四个三十级以上的强者围攻他一个人,那结果不想可知,甚至,实际可能比想象更加凄惨。

  落地的一瞬间,绿叶看到了姐姐,天空中的弯月,随意变换,两位漂亮的少女在月亮上微笑的交换的看着他,月亮,好圆。绿叶不禁伸手想去抓住她们,因为,不知什么时候,金色的月亮移动到了他周围。

  “不可能!”一旁站着的五号震惊的看着这一切,他是旁观者,自然是看的最清楚地,不知什么时候,绿叶的身体周围出现了一层金光,将他保护在内。

  不仅如此,那团金光产生之时,绿叶周围的四个男子竟在一时间内消失了一般,那团金光,直接将他们烧成了飞灰…

  “一二三四号!”五号奋力的叫着,眼前的一切太不可思议,他全力冲过去想要抓住被反作用力震飞在天空中的绿叶,可惜,他的移动速度再快,却也比不上如同炮弹般飞出的绿叶。

  四个三十级以上的强者同时蓄力爆发出的攻击可想而知,毫无疑问的,可以秒杀任何一个五十级以下的强者,因此,绿叶身体周围突然出现的这层金光固然强大,可是也必然会受到冲击。

  绿叶已经快要知觉,一会儿,半梦半醒的意识中,只听“哗啦”一声,身体像是掉进了寒冰一般,再无知觉,昏了过去。

  丛林中,五号颤抖着,这一切来得太突然了,以至于令他根本无法承受,他怎么也不会想到,一个小孩竟会杀了他的四个战友,这一切,让他险些也一头撞在树上。

  不过,他还算是较为冷静,并没有做出什么消极的举动,颤抖的嘴唇,嘟嘟的像是在说着什么:“一定是金银五长老发现我们的举动了…..一二三四五号….我一定让他们有一天不得好死!”

  近乎疯狂的咆哮,传荡在树林之中,五号瞟了一眼身边的智慧水晶碎片,目光变冷,只听“轰”的一声,水晶就被炸成了齑粉,黑色的身影,消失在了森林之中…..缩地石,闪光而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