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险岛小说逆血神变 第八章冰雪岛,里恩

  三天后  “段飞,段飞”  午时,荣誉家族门外,一阵轻柔带着一丝急切的声音打破了四周的恬静。

  三天后

  “段飞,段飞”

  午时,荣誉家族门外,一阵轻柔带着一丝急切的声音打破了四周的恬静。

  “这位小姐,这里是荣誉家族,请不要在这里大声喧哗。”门口,一位门卫兵,阻止了这位姑娘的呼喊。

  “能叫段飞出来一下吗?我有急事找他。”姑娘恳求道。

  士兵皱了皱眉,不过还是很有礼貌的说道:“对不起小姐,少爷并不是说见就能见的,如果你真有事找他,至少要先来订约吧。”

  这位怒娘是个漂亮的女子,大约十七八岁左右,正是绿叶的姐姐。此时,她听了士兵的话,不禁变得更加急切了起来:“求你放我进去吧,我真有要事找他,要不然你进去通报一声吧,就说我叫绿玲菲。”

  士兵上下打量了她一番,说道:“无论你是谁也必须先预定,这是荣誉家族的规矩,并不是我能够做主的。小姐,你要是再在这里大呼小叫的话,我只能将你送出去了。”士兵何等狡猾,他看了看绿玲菲,发现他根本不认识,心中猜测,这一定又是哪家千金,来吸引少爷注意力来了。因此,他可不敢随随便便就把人放进去,不然,又会挨骂。

  绿玲菲有些恼怒了,他险些哭出来,今天她确实是有急事,可是士兵又不让进,那怎么办。

  闯进去吧。绿玲菲在心中默念道,接着,眼神一凝,表情变得严肃起来。

  “大哥,对不起了。”绿玲菲说着,突然间,身体就向前窜去。

  “你,你干什么!”士兵惊呼一声,他实在没有反应过来,一个漂亮的小姑娘会在这个时候突然攻击自己,可惜,他反应的太晚了,当他惊呼出口时,这位小姑娘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来到了他身后。

  就在绿玲菲要劈手向士兵的后颈砍去之时,一声呼叫阻止了她。“等等”

  绿玲菲反应很快,几乎在听到声音的同时,就停止了攻击,柔嫩的手掌险而又险的停在了与士兵后颈只有几厘米处的地方。

  “段飞!”根本不用看,绿玲菲也知道这个声音是谁的,话音刚落,她就已经向自己身后的一位英俊的青年扑去。

  看到绿玲菲的举动,青年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就紧紧地抱住了她。此刻,两人就像是经久不见的亲人一般,紧紧地抱在了一起,不过,他们的表情却都满是不舍与怀念,他们紧闭着双眼,极其珍惜这不知能够持续多长问世间的拥抱,静静地,感受着对方的气息。

  士兵傻眼了,他睁大着眼睛瞪着他们,内心之中却是一直冒汗,这位姑娘是什么人?少爷竟这样喜欢她,那刚才……

  他可还清楚地记得自己刚才那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酷,他现在只是期望,少爷不要惩罚自己才好。当然,他也只是期望而已,他可不认为自己触犯了少爷喜欢的人还会讨好,这位少爷,平时可是相当严厉的。

  拥抱一直持续了足足有五分钟。五分钟后,他们才渐渐松开了对方,绿玲菲早已是满脸泪水,那位青年则是满眼闪烁着痛苦与揪心。

  士兵失望了,连内心之中仅存的一点侥幸心理也被青年的眼神抹灭了,他来到这里已经四年,却从未看到过少爷有过这样的目光。他的社会经历何等丰富,从青年眼中,他分明看到了一种极爱却又无法与之相伴的无助。同时,她也不禁愈加疑惑起来,这个姑娘到底是什么人?少爷和她什么关系?少爷怎么那么无助,他们发生过什么?

  注视着绿玲菲,青年男子深吸了口气。勉强平复了一下自己波澜起伏的心情,柔声说道:“玲菲,怎么了?”

  听了青年的话,绿玲菲这才算是从不舍与悲伤中脱离了出来,是啊,今天自己来这里是有事相求的,可不是跑来见段飞的。同时她也暗骂自己不会忍耐,要是刚才的举动被荣誉之族的长老们看见了,那…..

  想到这里,她使劲摇了摇头,有些复杂的看了一眼青年,接着,才步入了正题,“绿叶,失踪了”

  “嗯?”段飞有些诧异,脑海中浮现了一个俊秀的男孩,问道:“那个捣蛋鬼不是一直和你在一起吗?”

  听了青年的话,绿玲菲愣了一下,眼神黯淡了下来,透露着后悔,道:“我把他赶走了,本来只是想吓吓他的,可是他一直没有回来。”

  闻言后,青年本是想安慰她两句。离家出走,谁没干过?没回来很正常。况且,他只要随便叫人去搜搜,最多一天就能把那个捣蛋鬼给揪出来。可是,偏偏在这个时候,这几天的劳累和心神不宁让他莫名其妙的把绿叶的失踪与另外一件事情串上了,使他忍不住多问了一句。

  “什么时候失踪的?”

  “三天前”

  “三天前?”青年变得激动起来,表情突然变得极其严肃,“再具体一点”

  绿玲菲愣了愣,像是意识到了什么,有些疑惑的盯着段飞的眼睛,然后才说道:“快到晚上时失踪的。”

  “咯~~~”

  骨骼碰撞之声从青年紧握的拳头处响起。“果然!”青年在心中狂吼了一声,眼神,突然闪出一道怒光。“老天爷,我到底做错了什么!绿玲菲又做错了什么!你不让我们在一起也就罢了,你让她有家不能回也就罢了,难道你还要让他唯一的弟弟也上天来陪你吗?绿叶又做错了什么!他只是个孩子!你的心到底是什么做的!烂香肠?连狗也不会吃!

  心中响起一阵乱骂,青年的脑海此时却是空白一片,他不敢告诉绿玲菲,他在昨天刚接到了一个消息:明珠港东部森林深处有黑色之翼组织的活动迹象,并且,在一棵大树旁边发现了血迹,经魔法检验和化学检验,持血者是一个小孩,男性,年龄大约在十岁左右…..这一切是不是与绿叶太相符了?接到消息时,他还没太在意,心中烦琐的事情太多,他又哪里会想到有这么巧呢?而今天,他才知道了事情的不妙。

  怎么办?青年在心中连问自己几声,现在,他当然不能将事情告诉绿玲菲,不然,她一定承受不了。那以后怎么办?终究是会知晓的,他万万没有想到,事情竟然会来的这么突然。

  正在青年沉默和纠结的时候,突然,耳畔中传来脚步声,下意识的抬头看去,看到的,是绿玲菲不断后退的身躯和一张直直盯着他,并且满是苍白之色的漂亮脸庞。

  “绿叶…怎么了?你告诉我!…..我弟弟到底怎么了!”她后退的越来越快,苍白的脸上看得出她的嘴唇在颤抖。从青年的眼中,她刚刚明显捕捉到了恐慌和痛心。她就只有这么一个弟弟,要是绿叶出了什么事的话,那她绝不会原谅自己!

  可令她没想到却又安慰的是,看到绿玲菲的举动,青年男子反倒是极其不解的道:“你怎么了?绿叶不是失踪了吗?你怎么问我?”

  绿玲菲停止了后退,她直直看着青年的眼睛,仿佛要将他身体洞穿一样,可惜,除了青年脸上的一片茫然之外,她什么也发现不了。

  “难道是我太紧张了?”绿玲菲喃喃自语道,从青年的眼中,她刚刚明明是看到了不祥,可是现在,却又是什么都没有。不过,她还总算是松了一口气,这至少证明了绿叶还没有出事。

  “我太紧张了!对不起。”绿玲菲对青年苦笑道。毕竟,绿叶是她的弟弟,她不敢怠慢一丝一毫。

  青年在心中暗叹了一口气,说道:“这样吧,你先回去,我马上派人去搜索,一定可以找到,你快回去吧,一会他回来了又找不到你。”

  “嗯”绿玲菲应了一声,也没多想,既然段飞都帮自己找了,那她也省心了一大半,剩下的,就是等待吧。

  回走时,她还不忘深深地看一眼青年,不舍与爱意交加,脚步却是走得非常急促。

  她不敢走慢,她害怕,她害怕自己会在这里多呆一秒然后被长老们发现。

  太阳刚刚升起,将绿玲菲的头发照成一片绚丽的金色,看着她的背影,青年却是紧紧地握了握拳,再松开时,已经是双手无力。

  绿叶死了。

  这是一个还没有被论证但是却几乎确定了的事实。

  黑色之翼,杀人绝不会手软。绿叶的性别,年龄,失踪时间,无不与其出没时间相符合,一个俊秀活泼的少年,最终变成了他的回忆,他甚至可以想象得到,绿叶死前惊恐的表情和内心的无辜无助。

  黑色之翼!青年心中默念了一声,即使他知道凭自己,甚至凭自己家族的实力也不能和黑色之翼对抗,但是他的心中却任然固执的想着总有一天要去算清这笔账。

  绿叶,不仅是绿玲菲的弟弟,其实段飞自己早已经将他看成了弟弟,这不全是因为绿玲菲的关系。段飞从小没有兄弟姐妹,可是绿叶的天真性格却在很早以前就将他感染了,在这个男孩眼中,他从来没有看到过攀比,心机,虚荣。甚至,他有时候还很是佩服绿叶不应外人的评价而改变自身的那份心志。

  “绿玲菲,放心吧,我从今天开始一定会更加努力。他日,我一定会将你重新带到你们家族门前来证明我的实力,绿叶走了,但是我会努力在以后陪伴你,不论你的家族多么强大,我也一定会让他们彻底认同我们!只可惜,当那一天到来时,捣蛋鬼不能和你一起回家族了。”

  悲伤转化为动力,刹那间,段飞眼中光芒一闪,回身走去。

  “少爷,您去哪?”士兵问道。

  “修炼!”段飞怒道。显然,他还没有从绿叶死亡的悲伤中缓过来。

  “今天的事情你最好没有看见,不然,你就别在这里干了。”

  “小人明白…”士兵赶忙回答道。恭敬地行了个兵仪礼,跟着段飞一起进去了……

  金银岛——里恩

  缓缓的睁开双眼,眼前,朦胧一片…..

  “咯咯,他醒了!咯咯,他醒了!”

  躺在床上的少年无法看清说话者的摸样,从听觉中只能隐约感觉到这不像是人类。

  不像人类?按照他原来的性格,他遇到这种怪异的事情早跑了,不跑,你等着被吃啊?可是现在却不同,地狱里,有不是人类的东西应该是很正常的事情吧。

  看来他脑子还不是很清醒,还以为自己是在地狱,不过这也不奇怪,被四个三十级以上的枫之者围攻,不死倒不正常了。

  少年正是绿叶,他已经躺了有三天了,缓了一下后,他的眼睛虽能看见,但是手脚却是软弱无力,肚子在此时不恰时的叫了叫,他不禁有些无语,到了地狱也会饿?

  “来,吃东西吧。”正在此时,一人推门而入,不,不是一人,门口有很多人一起涌了进来,又不像是很多人,绿叶仔细的看了看,只有为首的一男一女是人类的摸样,其余的,全是…….

  一群企鹅?

  没错,就是一群企鹅!“哇,地狱也没有姐姐说的那么可怕啊”绿叶下意识的惊叹道,目光全停留在了那群企鹅身上,丝毫没有在意正向自己走来的两个同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