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险岛小说逆血神变 阳晨的惨败

  第十五章——阳晨的惨败!  “大叔” 阳晨快步向着小桌走去,口中招呼一声。

  第十五章——阳晨的惨败!

  “大叔” 阳晨快步向着小桌走去,口中招呼一声。

  为了不露出破绽,阳晨还故意面露微笑,可大叔却是一脸着急的迎了上来。

  “怎么了?”大叔急切的问道。打量着阳晨的各处,寻找着他有没有问题。

  阳晨道:“没事,那个人只是想试试我的实力,看看他在接下来的比赛上有没有把握获得冠军。”

  阳晨是聪明人,这些谎言根本想都不用想,随口就可以说出来。

  大叔心中松了口气,道:“没事就好。怎么样,比赛有把握吗?”

  阳晨点了点头。举止虽然很平淡,可是眼底却闪过了绝对的自信,他现在反倒有些喜欢这种比赛了。刚开始,他还会为不能释放枫环而郁闷,可现在,不能释放枫环的话,他自问就算是刚刚那位一号选手也不可能打得过他。要知道,从苏醒以来,利琳在里恩岛上可是没少给他进行体制上的训练。

  大叔微笑道:“有信心就好,有信心就好,看来,这次我也不会辜负利琳的重托了!”

  绿叶在两人身边默默地看着,眼神有些暗淡,何时有人关心过他啊?

  终于,在众人良久的等待中,大喇叭的声音传来了……

  “本年度的单挑比赛复赛即将开始,请在昨天的初赛中胜利的选手迅速到比赛场地。”

  裁判依旧是昨天的那个裁判,只是,今天他又换了一身干净清爽的衣服。

  阳晨来到了比赛场地,不过,今天他身边没有绿叶了,多少让他感觉到一些不适。

  不知是不是老天故意为了让绿叶开心一下,今天第一场比赛的参赛者正是昨天的那个被绿叶快要气死的光头大汉和一个年轻的小伙子。

  台下,绿叶看着是他要比赛还心中暗笑,想起昨天自己捉弄他的样子就有些爽快。输了就输了,本来自己就是来玩玩的。对于奖品和面子,他还真没有什么想法。

  随着裁判一声道下,两人也开始互相行礼。

  距离被渐渐拉近,大汉的表情一脸平淡,可年轻男子却是有些紧张,脸庞上,些许汗水滴落。

  对方的体型他不敢怠慢,对方的身手他也无从知晓。因此,年轻男子此时唯一能做的,就是试探。

  步伐渐渐逼近,光头大汉见年轻男子一直按兵不动,也有些着急。也慢慢的凑上去试探着,想要找出破绽。同样如此,年轻男子也在寻找着破绽,于是缓缓后退,双眼死死盯着大汉的各个部位。

  就这样一逼一退,良久,场面不知不觉陷入了僵持的局面。光头大汉的额头上终于出现了一些汗水,年轻男子却有些浮躁了,在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可是对方依旧是毫无破绽,难道就这样僵持下去吗?

  两人的精神都是高度集中,谁也不愿意先发动攻击,全部死死盯着对方。毕竟,大赛只有一次,谁也不愿意因失误而输掉,不是谁都像绿叶那样乱来……..

  又过了一会儿,就在年轻男子快耐不住的时候,突然间,光头大汉动了。

  破绽来了!年轻男子心中欣喜的叫着,同时也暗为自己的忍耐而高兴。在他面前,光头大汉一脸严肃的向他一拳挥了过来,拳速不是很快,但是却力道十足。

  于此同时,光头大汉的身体也随着拳头向前冲去。而就在那庞大的拳头要重击在年轻男子脸上的时候,青年男子突然疯狂的后退了几步,速度之快,无以言语。

  中计了!休息室,阳晨暗叹一声,在他身边,无数参赛者也都是同时咽了口唾沫,“这样也行?”

  观战者们此时也是倍加惊讶,这种打法,的确少见,看来这个光头大汉确实非常狡猾。但不管怎么说,那位年轻男子是输定了。

  唯一蒙在鼓里的却还是那位年轻男子,他疯狂的后退了几步,正好闪过了光头大汉的攻击,接着,后退的脚步用力一点,貌似是想用一个华丽的反击来结束这场比赛。

  可是,下一秒他才意识过来,他错了……

  后脚脚下,只感觉踏在了虚空之中。当他反应过来时,已经是背身倒下,落在了一片草坪上。

  原来,大汉一直紧逼,将他直直逼到了擂台边缘,才假装似的发动攻击。而他,却中了圈套。

  没办法,他不可能看见自己身后,注意力又全部集中到了对手身上。于是,才导致了观战者都明白过来了,他却还没明白过来的状况。

  强烈的不甘充斥着大脑,他满眼不可思议的望着擂台上正笑着看着自己的光头大汉,怒意盎然。

  不过,已经输了。尽管他是被骗下来的,但是对手也没有违反规则,他只有认命。

  极其不甘的叹息一声,再不留恋,别过头去,快步走入了人群中……….

  “就这么走了?”大汉偷笑一声,心中骄傲无比。

  “获胜选手——四十六号!”裁判可不会管你怎么赢的,只要没违反规则,那就是正当的赢法。大声宣布了比赛结果。

  台下,众人议论纷纷,有人说大汉有些狡猾,有人却说那是聪明,还有人说这个大汉有些可怕……..

  唯独绿叶不屑的瞟了一眼正走下台的大汉,“什么聪明,还不是被我整的惨兮兮的。”不觉中,他又想起了昨天的丰功伟绩,心中,挂起一丝笑意。

  “第二场比赛,八十八号对战一号。”比赛是没有休息时间的,上一场比赛刚结束,裁判就又呼道了。

  一号,阳晨闻言一震。当然,是因为他的对手,一号。

  一号,今天早上,她可让阳晨吃了大亏,封印制约,让阳晨恐怕终生都难忘。

  阳晨愣了一会儿后,目光一凝,走上了擂台。

  观战者们也是一愣,昨天,就这两个穿着魔法伪装服的选手在场上的表现还给了他们不小的惊讶,没想到今天他们就要对战了。他们两可是被暗下誉为‘战斗帝啊’,昨天的战斗中解决的一个比一个快,因此有不少观战者记住了他们的号数。

  特鲁大叔与绿叶也是变得专注了起来,一号选手在他们心中也是有着不浅的印象。

  于是,在众人专注的目光中,阳晨与绿玲菲同时到达了擂台。他们几乎是被目送上去的,被目送的目光中,充满着期待。

  “你的目光中看起来信心十足啊。”绿玲菲与阳晨面对面,看着他的眼睛,眼底闪过一丝惊讶。

  阳晨没有啃声,可心中却是升起了滔天战意。

  封印制约他清楚,利琳给他讲过,这相当于是一道限制。五年之内,若自己未去找她,那制约便会杀死他。

  这相当于是限制了他的自由。想想,五年之后,若还不如她强大, 那她岂不是又可以随随便便再限制住自己五年吗?五年又五年,那阳晨就相当于是成为了别人的工具。

  没人会希望自己成为别人的工具。况且,掌握封印制约这种能力的人极其少见,他根本不知道她是如何习到这种技能的,万一这个女子心存歹意,那自己岂不是会苦难终身?

  “比赛开始!”裁判可不知道他们发生过什么,站在两人中间喝道,接着,迅速向后退去。

  奇怪的是,两人的比赛中,互相都没有敬礼,反而像是达成了一种莫名的默契。

  阳晨没有敬礼是因为他压根就没有打算行礼,对封印了自己的人,他可绝不会有任何好感。而绿玲菲却是因为阳晨。从他没有敬礼的表现来看,绿玲菲已经知道了他心中的大概。昨天的比赛中,她可是看见阳晨敬了礼的。

  就在这时,比赛才刚开始,裁判还没后退几步,可是阳晨就突然向着绿玲菲冲了过去。

  也许有人会认为他疯了,没有战斗是这样进行的,如此战斗,破绽百出,必败无疑。可是阳晨此时却是非常清楚,他从来不会被动,他也绝对不会习惯被动,他的战斗,必须由他来控制!

  阳晨径直冲到了绿玲菲面前,可是,绿玲菲却岿然不动,仿佛根本没有看到一般。阳晨的速度奇快无比,没有任何花哨,刚冲到绿玲菲面前就是抬手一拳。

  绿玲菲一惊,本来,她以为阳晨径直冲来只是试探性的攻击而已,并未在意。可是,她没想到阳晨直接就动了真。

  “哼”,绿玲菲在心中冷笑一声,同时,抬手一掌,向阳晨的拳头抓去。

  而就在这一刻,阳晨的拳头就要与绿玲菲的手掌相接时,他们两却又几乎同时变招了。

  阳晨换拳为骨,他的拳头,在要与手掌接触的那一刹那间赫然换成了以指骨向前的形态。他知道,若就以拳头攻击下去,那下一刻他的拳立刻会被对方的手掌包住,那么,他将会活生生的被对方限制住。可如果换成以指骨向前的形态,那他便可以瞬间重创对手的手掌。

  可是,让他意想不到的是,在他换招过后不过零点几秒,绿玲菲也换了。

  阳晨清楚地看见,绿玲菲飞来的手掌突然变成了拳头。可惜,两手已经接触了,他不可能再变,连他也不知道对方是如何反应过来的。

  指骨碰拳头,结果不想便知。也许,在普通人试着碰撞看来,拳头会吃亏,可是,在真正较量过后才会了解,指骨,是经受不住的。

  两腕相碰,阳晨差点没痛昏了过去。可就是在如此爆痛之下,他做出的反应却极为惊人。

  他不相信。即使这是一个很小的细节,但是在这个细节上,他输了,不管怎样,他在第一次的碰撞中已经输给了对方。

  他是战神,曾今万人之上的战神,尽管他现在已经变成了小孩。但是输这个字,却依旧不会被他接受。

  他英俊的面庞,双眉一皱。痛感却反而让他战意更浓,浓浓的战意毫无保留的让他赫然间爆发了出来。

  右手不行了,我还有左手!

  拳击、撞肩、踢腿、猛冲。一系列强横的攻击在一瞬间就被演绎成了连击。

  台下的观众无不惊叹,绿叶和大叔也是满脸佩服。在这种情况之下还能做出此等表现,真配上战斗帝三个字。

  可是,在众人心中,胜负的天平却并未随着阳晨的爆发而发生倾斜,因为面对阳晨的连招,绿玲菲任旧是照接不误。

  躲闪、格挡、掌接、后退。阳晨此时的爆发,在绿玲菲面前却像是根本没有任何作用。无论多么猛烈的攻击,下一秒都能被化解。

  爆发不断,阳晨却渐渐地累了,这里的每招每式,他可都是用出了全力的,连他也不敢想象,自己的攻击在这位对手面前竟是如此的不堪一击。

  “不可能!明明大家都没有使用枫环!”阳晨的面庞由怒意渐渐转化成了不可思议。在他看来,这种情况根本不可能发生。

  自己的天赋是大家公认了的。利琳在里恩岛只是教导过他,“绝对的天赋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在绝对的天赋面前还有着坚持不懈的努力。”

  苏醒了两年了,自己努力了,从早到晚,除了吃饭睡觉之外根本没有任何休息时间,才达成了他今天的成就。十四岁的三十级,他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创造出了这个时代的辉煌和巅峰,在无人知晓的灿烂中,他的傲气也埋藏于心。可是今天,在同样公平的条件下,他的攻击却直接被人无视,毫不费力的化解了下来,这让他内心之中充满了强烈的不甘和滔天的战意。

  突然间,阳晨眼前一花,攀升到了顶点的战意再次突 破了………..

  到了顶点的战意再次上升将会变成什么?突 破了顶点的战意那叫狂化。

  再无连击,再无技巧,再无变化,有的,只是最简单的冲拳。

  “嗖~”

  空气刹那间仿佛凝固了,当那划破虚空的拳头飞冲而去时,竟然感觉不到丝毫的风。

  太快了!众人的眼睛都不敢眨一下。这个速度,这个力量,他们很想看看接下来的结果。

  特鲁大叔脸部突然出现了一丝微笑,绿叶却是滞呆了。拳头他可是经受过无数次,可是要是叫他来承受眼前的这个拳头,他有这个胆量吗?

  绿叶不禁想起了前不久自己和蓝星之间的那一战。同样是拳,可是当从两人身上击出的时候,差距却大的不可理喻。

  当时一战,绿叶虽是惨败,不过蓝星那八成力道的拳头他还闪了过去。可是换做现在,要是让他上场面对阳晨这个拳头,他自问,不要说闪了,能留个全尸就不错了….

  可是,就在众人看似全胜的一拳,饱含期待的一拳,击在绿玲菲手中时,一切,又变了………..

  绿玲菲不退反进。面对如此力道的重拳,绿玲菲虽不可能做出闪躲,可是她做出的反应却非常令人震惊。一步大跨,反身向前,绿玲菲双掌一拍,将阳晨的拳头直接夹在了双手中。

  没有痛感,没有威压,有的,只是发烫的手心。

  阳晨的那一拳太可怕了,夹在手中,绿玲菲分明感到了阵阵烫热。如此力度,恐怕,他用出了最后的力气。

  可此时,绿玲菲却是暗自叹息一声,阵阵烫热的手心,貌似还没有让她意识到危险。

  她闭合的双掌以掌心为指点骤然一转,那猛烈的拳,竟然,竟然突然间变道了。

  重拳从她耳边呼啸而过,这一拳,竟落了个空。

  这需要多么强悍的控制力和力度才做得到啊?在场的观战者们无不惊叹,如此速度的重拳之下,能够做出这种反应,那简直就是神人。

  当然,这也与她的力度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面对如此重拳,少了力度,能让其变向吗?

  阳晨震惊的看着这一切,这一拳已过,他没有再攻击了。

  并不是他放弃了,而是他根本没有了力气。他忽然间觉得,他根本不是什么天才。

  如此公平的比赛,差距却如此之大,为什么?难道自己真的那么不堪一击吗?

  从苏醒以来,他就一直在里恩生活。两年以来,他都是以天才被命名的。岛上的企鹅们无不对他崇拜,他的心,也傲在了最深处。

  昔日的战神,傲气不减。只是一个外漏于表,一个内敛于心。相对来说,内敛于心的傲气更加难治,因为,他在心中永远不会承认自己比别人弱。

  可是,今天的打击让他内心之中的傲气震动了。他的目光迷离的看着这一切,他甚至不愿相信这是真实的。

  裁判愣在了一旁,阳晨就这么原地坐在了擂台上。比赛虽已看似结束,可是他却并没有认输或者是倒下。

  绿玲菲缓缓走过去,悲哀的看了阳晨一眼,只是因为有魔法伪装,大家都看不到她的眼神,“你知道你为什么输吗?”

  阳晨机械化的望了她一眼,目光一顿,摇了摇头。

  “一开场,你就毫无试探的进行了攻击。从那时我就可以看出来,你根本没有将我放在眼里。”

  阳晨心中一震,当时他确实是这样想的。

  “之后,我给了你一个警示,第一次我换招,是想让你重新调整状态。”

  “可是你却根本没有意识到我的好心,居然就这么爆发了出来,难道你不懂得一而再,再而衰,三而竭的道理吗?”

  绿玲菲表现有些激动了,居然有些带着呵斥状。裁判不知道他们是什么关系,也只是愣在了一旁,呆呆的看着。

  “当时我接招时已经有些愤怒了,可是,我还在给你机会。可是没想到,你居然不仅没有因此而醒悟,反而,用光了自己的力气,来了最后的全力一击。”

  “种种表现,完全证明了你根本没有将对手放在心上,你认为,你的实力,无人能抗。”

  “虽然我不知道你的心中有多么的高傲,也不知道你的这份傲气究竟从何而来。可是,我可以清楚的告诉你,你在我面前,根本就是一个废物。”

  此言一出,全场骇然。没有哪位选手是在比赛场地这样骂自己对手的。

  绿叶奇怪的看了绿玲菲一眼,他刹那间觉得,这个人会不会是阳晨的父亲?

  特鲁大叔却是满脸通红,险些冲上去立刻给阳晨解围,幸好有擂台下的组织人员将他围着。

  可此时,擂台上的阳晨却是震撼了。内心之中一阵一阵的痛,呆如木头,傻傻的看着绿玲菲。

  绿玲菲没有在说话,转身走下了擂台。阳晨却是一直坐在那里,久久不动。

  特鲁大叔终于冲了上去,将他一把提起,就向擂台下走去。观战者们,同情的同情,看笑话的看笑话,唯独阳晨,毫不言语。

  突然,一句娇柔的声音传入了他的脑海,“少年,我看重的只是你的天赋,但是我突然发现,你的傲气太重了,这样的话,五年之后到达六十级可能会非常困难,要是你还不反省一下的话,你就干脆直接放弃,做好死的觉悟吧。”

  “是她!”阳晨呆呆的面孔恢复了几分。口中喃喃的自语道。

  特鲁大叔急坏了,见他终于说话,赶忙问道:“你说什么?”

  阳晨摇了摇头,却是苦笑了一声,这一笑,仿佛突然间洗净了他前世的所有傲气。或者,是忘记了。

  他呆呆的看着天空,心中暗道:“总有一天,我不会再输给你!”

  与此同时,休息室。

  刚刚在场上,绿玲菲不可能将他们私下的情况一齐说给观战者们听,所以,在走出擂台过后只好使用了魔法传音。她必须狠狠地打击一下这个少年,因为,他是绿玲菲的希望,也是她弟弟的希望。

  “希望这个少年能真正醒悟吧!这样的话,五年之后我就可以凭借他,带着绿叶回到家族了。”

  “绿叶,快回来吧!姐姐错了……..”

  绿玲菲脱下了伪装帽,伤心的漂亮面庞,低头不语。眼角处,出现了丝丝闪闪的东西。

  绿叶一直不知道,他的姐姐为了养他,五年的时间,年年在这里参加这个大赛,也正因如此,她才有足够的钱来将绿叶养的这么大。

  可惜,绿玲菲不知道,她这五年的全冠军,在今年却只拿到了一个奖杯。另外两个,正是被她的弟弟抢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