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险岛小说逆血神变 第十六章奇遇

  第十六章——奇遇  休息室。  在休息室,阳晨一直呆呆的坐在椅子上,面无表情。

  第十六章——奇遇

  休息室。

  在休息室,阳晨一直呆呆的坐在椅子上,面无表情。

  他在思考绿玲菲对他说的话,他知道,实际上绿玲菲是在提醒他。即使这不是善意的提醒,只是为了某种利益的存在,可是,这一次的打击,却真的让他有所明悟了。

  不管前世如何,不管自己的天赋有多高。他明白了,那都是前世得来的,与他此生毫无关系,自己根本没有骄傲的资本。

  正如绿玲菲所说的一样,他太傲了,根本不把别人放在眼里,于是才导致了今天的惨败。

  回想起来,如果今天的战斗他不是一开始就冲上去,不是连续爆发的话,也许,胜负还说不定。

  他之所以一开始就冲上去,并且很快就爆发,一个是因为绿玲菲的原因。但最重要的,还是他心中的那股傲气。他始终坚信,不可能有人强过他,因此,才根本毫无技巧的战斗,全凭实力来硬拼。

  不管怎么说,他的比赛是结束了,终点虽是失败,不过这也并不全是一件坏事。

  他只参加了单挑赛,其余比赛他根本不熟悉,因此没有参加,那么他的平民大赛,就算是结束了。

  现在已经中午,他从比赛过后就一直坐在了这里,同时也想了许多问题。单挑比赛已经全部结束,最后的获胜者,依旧是那位一号女子绿玲菲。

  不时,一阵轻缓的脚步声传来,他抬头看了看。

  “特鲁大叔” 阳晨招呼一声,面露微笑。

  特鲁大叔看着他笑了,也是跟着一笑,心里不由得高兴了起来,“怎么样?想开了?”

  “嗯”阳晨认真的点了点头。他明白了,唯有谦虚,才能进步。

  特鲁大叔拍拍他的肩膀,高兴地道:“想通了就好,想通了就好。那既然你想通了,我们这就走吧!你也坐了一上午了,该回去了。”说着,大叔面带笑意的先走在了前面。

  可是,阳晨并没有随之起身,因为他忽然想起,绿叶好像还有两场比赛,于是道:“大叔,绿叶还有两场比赛没有参加,等他比赛完吧。”

  大叔一愣,接着愤愤的道:“他还比赛什么啊?他那叫比赛吗?那叫捣乱。行了,别让他比赛了,我一会叫上他直接回去了。”

  可是,看着阳晨一脸认真的表情,大叔又觉得有些不妥,半响后,才不情愿的道:“那…..那就让他再试一场?”

  阳晨并没有点头,道:“看他吧。他想去就去。”

  “那好吧….”

  不一会后,特鲁大叔就找来了绿叶,当着阳晨的面问道,“你一会儿还想不想参加比赛?”

  绿叶有些奇怪,反问道:“名都报了,为什么不参加?”

  特鲁大叔白了他一眼,道:“这不是害怕你捣乱吗?反正你怎么比都要输,还不如直接回去算了。”大叔脸部始终挂着一份微笑,看样子还很像把绿叶给哄回去。

  阳晨和大叔都没有注意到的是,在不经意之间,绿叶突然目光一冷,不过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绿叶淡淡的道:“我就要参加”

  面对别人的轻视,他从来都不会愤怒,但却会在心里记住那个人。

  特鲁大叔无奈道:“好好好,你参加吧,我倒要看看…..”

  后面的话他没说,不过绿叶猜也猜得到他要说什么。

  冷冷的瞟了特鲁大叔一眼,没啃声,绿叶独自走出了休息室。

  阳晨一直在旁边看着,也一直想说什么,此时见绿叶出去了,终于说道:“大叔,绿叶做什么了?你为什么这样说他啊?”

  特鲁瞟了一眼绿叶的背影,才看向阳晨,一脸苦闷的道:“阳晨,我觉得利琳是不是判断错了?引导者怎么可能会像他这个样子啊?恐怕他以后会给你添不少麻烦。”

  阳晨皱了皱眉,正色道:“老师不会错,绿叶也没什么,只是调皮一点。大叔,请你以后不要再这样对他了。”

  虽然认识的时间不长,可是阳晨对绿叶的印象却是极为深刻,他总觉得绿叶很可怜,他经常看到绿叶一个人坐在一个地方发神。

  绿叶这个人是调皮了一点,可是,在他心中的印象却是很好的。而且阳晨总是觉得,绿叶好像很珍惜自己一样。只是,他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有值得让绿叶珍惜的地方。

  特鲁大叔还是头一回见阳晨生气,赶忙道:“好好好,不这样对他了,再怎么说他也是个引导者。” 嘴上虽是这样说,可他心中却任不承认这个调皮过度的绿叶。

  其实大叔的想法和众人一样;“调皮可以,惹祸可以,那你把能力拿出来啊。又没有人家战神一样的能力,还天天比战神都显眼。”

  绿叶可不知道特鲁大叔在想什么。此时,他就走在休息室附近,微低着头,想着什么。

  原来他姐姐曾对他说过,外面很残酷,还是家里最好。当时他还不相信,一脸鄙视的看着他姐姐,可他现在才知道,在外面,一切都要用实力说话。

  他很想回到家里,可是他又不敢,他很害怕看到姐姐的目光是与轻视过他的人相同的目光。

  久久,他就这样走着,既没有人来叫他,也没有人来提醒他要去比赛了。

  今天的天气本就阴沉,当天空中的第一滴雨水降下时,正好打在了绿叶的鼻子上。

  绿叶本没在意,可是,过了一会儿后,他渐渐觉得这滴雨水越来越粘稠,让他很不舒服。

  轻轻地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绿叶看了看手指。

  刹那间,他却震住了,“这……这是血”

  “是血” 绿叶确认道。鲜红的颜色,还在慢慢的凝固。

  望向天空,绿叶一脸震惊的看着灰蓝色的天,难道,天也会流血吗?不过,让他更加不解的是,天空此时正下着细细的绵雨。

  那这滴血又是怎么回事?绿叶的眼睛颤抖了。不是谁都有走路见血的这种运气……

  然而,他并没有注意到,他手中沾上的那滴正缓慢凝固的鲜血,也在越变越小,仿佛渐渐地在空气中消散了一样。

  当他再次无意间看向自己手指之时,那滴血已经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去了。

  按照往常,他可能这时会以为是自己的眼睛看花了,不过,现在他却非常清楚自己所看见的是真实的。因为,血滴虽不见,但他的指头上还存着斑斑血点。

  他有些害怕了,但更多的却是惊讶,天空,到底怎么了?

  他确定,这滴血一定是从天上掉下来的…….

  他当然不会知道,这根本不是天空的血。这滴天外之血,其实是他亲人的血。

  在他身后,一位带着黑色面罩的女子正喃喃的说着什么,眼神竟还恍惚了一会儿,她可从来没有过这种神态。

  “果然………”

  “他原来真的是双环啊!如此血脉竟发生了异变,神变、神变啊!”

  突然,女子眼眸深处闪过一丝敬意,“还多谢绿叶的父母了,将你生了下来。”

  “谁!”绿叶惊呼一声,他听见了有人说话,于是立刻转过身,可是,面前却是什么也没有。

  环顾了一下四周,绿叶喃喃道:“难道是错觉?”可是,他刚刚可是明明听到了有个女子在说话啊。

  “还是先等你把比赛玩完吧……” 女子轻轻地又说了一句,接着,离开了……….

  绿叶的双脚却是忽然间颤抖了起来,“我滴妈呀……” 要是刚刚那是错觉的话,那么现在,他绝对听到了一个女子在说话,而且,还分明听到了她在说什么。

  “还是先等你把比赛玩完吧…..”绿叶重复念着刚才他所听到的,同时全身都打了个冷颤。一定是见鬼了!绿叶一边想着一边撒腿就跑,不一会儿便跑回了休息室…..

  休息室,阳晨和特鲁大叔只见他匆匆忙忙的跑了回来。

  大叔撇了他一眼,道:“回来的正好,马上就要比赛了,也省的我们去找你。”

  绿叶理都没有理睬特鲁,直接向着阳晨边喘气边说道:“不好了!刚刚我见鬼了”

  阳晨愣了一下,注视着绿叶,见绿叶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便问道:“发生了什么?”

  绿叶赶忙将刚刚发生的事情细细的给他讲述了一遍,当然,还特别突出了最后的那一句话:“还是先等你把比赛玩完吧。”

  绿叶说完后,在旁默默听着的特鲁大叔突然冷哼一声,道:“你很无聊吗?这种故事也编的出来。”

  阳晨却是皱了皱眉。如果说这件事绿叶是原来告诉他的,他可能还真不会相信,毕竟,这种事情太少见了。可是,今天早上他也有过一段奇遇。绿玲菲今天早上不是突然将他叫去了吗?还对他进行了封印制约,那时的他,也觉得那一切是不可思议,但是那却确实是实实在在发生了的。因此,他认为,绿叶所说的这件事也不是没有可信度。

  “声音是男的还是女的?” 阳晨皱眉问道。

  绿叶思索了一下,想了起来,道:“女的。”

  阳晨心头一震,难道是她?他下意识的将自己的遭遇和绿叶的遭遇串到一起了。低头沉思了起来

  绿叶很胆小,看阳晨沉默了下来,更加着急了,生怕他怀疑了此事的真实性。立刻将自己的手指伸到阳晨面前给他看。阳晨瞟了一眼,惊住了,上面还有着斑斑血点。

  阳晨意识到了这件事情的严重性,赶忙仔细的思考了起来。

  半响后,阳晨才抬起头,道:“绿叶,马上就要比赛了,你要把比赛进行完。”

  特鲁大叔很是无语,阳晨想那么久居然冒出一句这个,他到底在想哪件事情啊?

  绿叶却很聪明,愣了一下,便知道了阳晨话语中的含义,随即点了点头。

  阳晨看了绿叶一眼,有些惊讶的看出他明白了自己的意思,心中暗叹道:“这个引导者。虽不能修炼枫环,但是却很聪明。”

  其实阳晨心中的暗叹是有些矛盾的,不过这也不能怪他,他并不知道绿玲菲就是他的姐姐。试想,如此恐怖的一个姐姐,他不聪明,能活到现在吗?恐怕早就已经…….

  突然,一个声音传来:“群战赛即将开始,请选手们到比赛场地。群战赛即将开始,请选手们到比赛场地。”

  “走吧”,阳晨听到喇叭后,一下反映了过来,一把抓住绿叶的手,牵着他走向了比赛场地……

  特鲁大叔呆了一下,也跟着走了去,看着绿叶的背影,感到越来越不顺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