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险岛小说逆血神变 第17章最赖皮的冠军(上)

  第十七章——最赖皮的冠军(上)  “哎哟!” 走在去往比赛的半路上,被阳晨牵着的绿叶只觉得什么东西狠狠地撞了他一下,差点没摔下去。幸好有阳晨拉着,才没有在公众面前丢脸。

  第十七章——最赖皮的冠军(上)

  “哎哟!” 走在去往比赛的半路上,被阳晨牵着的绿叶只觉得什么东西狠狠地撞了他一下,差点没摔下去。幸好有阳晨拉着,才没有在公众面前丢脸。

  绿叶有些气愤的看向前方,是谁这么不长眼睛?可是,当他真正看到对方时却是一声不敢啃,因为,撞他的那个人原来是……..

  阳晨挡在绿叶身前,阻止了主动撞击绿叶的那个人的前进,不让他再靠近绿叶。

  绿叶极为胆小的缩在阳晨后面探出个小脑袋,道:“你…你想干什么。想报复啊?”

  他的面前是一个光头大汉,极为强壮的身体,身上的肌肉都是一条一条的。没错,这正是昨天早上被绿叶悲催玩弄的那个人……

  光头大汉怒视他道:“我走路,不行吗?再多说一句信不信老子拿你当路踩?”

  绿叶一听他骂自己,胆小也被生气所代替了几分,毫不示弱的挑衅道:“来啊!那我就把你的笨光头敲烂!”

  光头大汉却是突然嘿嘿一笑,道:“现在不说这些,马上比赛了。群战场上看我怎么收拾你。”

  大汉摸了摸光头。

  “昨天你小子让我吃了大亏,嘿嘿,看你体型,应该比老子小几岁吧,干脆你叫我一声大哥,老子索性收了你,老子看你还挺聪明,收收你这个小弟等老子郁闷了陪老子聊聊天,喝喝酒。”说完,哈哈大笑了起来。

  绿叶大怒,一口给他骂了回去,“你?还大哥?别折我寿了,你做我大叔都…….” 他后面说的很小声,因为阳晨扭过头盯了他一眼。

  大汉愣了一下,接着有些可惜的叹了口气,道:“那就算了,那群战比赛里面老子一定要收拾收拾你,让你长长见识,哈哈哈哈!” 说完,更加张狂的笑了起来,笑声绿叶听在耳中,半天气得他说不出话。憋了好一会儿后,终于忍不住才问道:“你,你也要参加群战?”

  大汉哈哈笑道:“怎么样,怕了吧,老子可是要争夺冠军的。”

  绿叶在伪装帽中极为鄙视的看了他一眼,反笑道:“就你?我都没有说要拿冠军,你还拿呢….” 接着,轻蔑的哼了一声。

  光头大汉突然向绿叶走了过去。见状,绿叶赶忙缩在阳晨后面,看都不敢看一眼。可是没想到的是,阳晨却是让开了。

  阳晨听着他们的谈话, 判断出了这位大汉没有恶意后便退到了一旁,看比赛规则去了。

  绿叶哆嗦着,没有了阳晨他可是相当于没有了保镖,颤着声音道:“你…..你干什么!”

  没想到的是,大汉居然只是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道:“大赛上见咯,老子去喝两碗酒再来收拾你们。”

  “你!”看着他的背影,绿叶绝代俊俏的小脸憋得通红。从来都是他气别人,还从来没有过别人气他的,可是今天他却遇到了。

  不过,他心中却是突然间顺畅了。连刚才特鲁大叔在他心中留下的一切不满也消散了。这个世界上,居然还有一个陌生能和他这样说话,虽然语言听着很气人,但是很直爽。对绿叶来说最关键的是,这个光头没有对他轻蔑和鄙视丝毫。大汉走了,绿叶轻轻地走到阳晨身边,鄙视的看着他,道:“太不够义气了,我还以为你要保护我,结果你先溜了。”

  阳晨耸耸肩,“我看他没有恶意,才走的,不然我早就跑了。”

  绿叶摆摆手,装的很是大度的道:“算了算了”

  “对了,你群战是几号?”

  阳晨看他一眼,道:“我没参加.”

  绿叶大吃一惊,大呼道:“你没参加?你怎么没告诉我?”

  阳晨道:“你也没问我啊。怎么了?”

  绿叶却又是摆了摆手,极为失落的说道:“没什么、没什么。” 本来,他是想依仗阳晨的本事让他在比赛中好好捣下乱的。可是,阳晨却没参加,顿时让他极为不安,而且,计划还泡汤了。”

  要知道,刚才那位光头大汉才给他提醒过的,说要收拾他。虽然语气听起来像是说笑,不过他却死活不相信,自己把人家整成那样,还说笑?可能吗?

  其实,大汉还真的是说笑。虽然昨天他对绿叶极为气愤,甚至真的想过要跟踪他然后带人弄死他。但是当他下午比赛完坐下来一个人喝酒时却忽然想到,几十年了,还从未有过人敢对他这样无理,绿叶对他的侮辱,反而让他对绿叶有了一些兴趣。因此,绿叶才侥幸躲过了一劫,没有被谋杀什么的。

  绿叶暗为自己钻了个空子,想着:“管他的,实在不行我就像昨天一样,认输,就安全了。”

  “绿叶~”

  阳晨突然扭过头来向绿叶招呼一声,绿叶凑了上去。

  阳晨向他问道:“群战的比赛规则你知道吗?”

  绿叶道:“知道啊。已经看过了。”

  阳晨瞥了他一眼,极为不相信,问道:“那你给我说说怎样才算获胜?” 同时,他伸出一只手遮住了规则栏。

  绿叶愣了一下,随即答道:“用魔法针点到对手的头部指定区域,对手会被传出场外,被你点到的人越多,就获胜。”

  阳晨无语的瞟了他一眼,将手移开,道:“你自己看吧。”

  绿叶凑了上去,面部表情变得有些尴尬,他刚才本就是乱猜的,规则其实他只知道一部分。原来,根本不是他说的那样,赢得比赛的要求是谁最后没被传送出去,谁就获胜。也就是说,群战的胜利者必须站到最后。

  不过尴尬过后,绿叶却是突然眼睛一亮。这种模式,他反而觉得对他有利。

  当他们到比赛场地时,工作人员刚好在进行赛前处理,阳晨拍了拍绿叶的肩,叫他进去,而他和大叔就去找位子了。

  “这位,请问你是来参加比赛的吗?” 刚走进门,一位温柔和蔼的女服务生就向他问道。绿叶点了点头。

  “请问你是先生还是小姐?” 由于有魔法伪装服,服务生看不见绿叶的样子,才小心的问了一句。

  绿叶道:“我是男的。”

  服务生微笑道:“那好,这位先生,请您把你的比赛号码给我看看,再把这件衣服穿上吧。”

  在递给女服务生比赛号码的同时,服务生拿了一件衣服给他。

  之所以她之前要问绿叶的性别,其实就是为了不搞错衣服。绿叶奇怪的看了看,还好,这件衣服看起来还挺威武

  那位女服务生只瞟了一眼号位数,就看了绿叶,指着他的侧面,微笑道:“那边是更衣室,先生您有魔法伪装服,那您只需要把这件衣服套在您的伪装服上面就行了,来,号码给您。”

  绿叶接过卡片,走向了更衣室。

  套上安全服,对着镜子,绿叶忍不住惊喜道:“哇,好帅。” 他这倒不是夸自己长得有多好看,只是觉得这件衣服穿在他身上感到非常有气势。当然,如果是再加上他毫无瑕疵的脸庞,那就更加完美了。

  不过,他在比赛中可是要戴上伪装帽的,就算不戴伪装帽,这个安全服上面也自行配了一个安全帽,安全帽,是必须戴上的,也只有戴上这个帽子后,被魔法 针 刺 到制定区域,才会被送出场外。

  也许有人会提出疑问,那在比赛中自己把帽子脱下来藏着是不是就无敌了?明确告诉你,自己是不能够脱下自己的帽子的,只要一脱下,就会被立刻传送出去。但别人帮你脱掉却可以,但是,如果真的是有个人帮你脱掉了帽子,那他便可以用魔法针随时刺你的帽子了,那样的话,你随时都可能被传送出去。

  因此,在群战赛中,合作的情况并不是没有出现过。但是,风险却极大。大家都只是一面之交,都只是为了利益,为了奖品。在合作中被人出卖的情况时有发生,因此,近几年还几乎没有什么人合作过。

  还有,参加群战比赛的选手又不是傻子。他们看见有人合作,一定会不约而同的一起先对那合作的人进行攻击,他们非常清楚,不然吃亏的就将是他们。

  绿叶走出更衣室,直奔服务生向他指的地方跑去。比赛已经快要开始了,他赶紧一路小跑。

  刚才在更衣室绿叶脱下帽子欣赏了这件衣服好一会儿,才耽误了时间,不过幸好,当他到那里的时候参赛选手也不过才刚刚向着比赛场地出发。

  绿叶给工作人员招呼了一声后就赶紧钻进了众选手中,很快,他便随着选手们走到了比赛场地。 原来,比赛场地是一个巨大的魔法结界,蔚蓝色的屏障好似一层厚厚的水墙,高高的立在那里,竟看不到边界。

  绿叶惊奇的睁大着眼睛。这么大的东西,他本来早就见过了,不过他一直以为这是一个建筑物,便没有理睬,没想到,这居然是他马上就要进入的比赛场地。

  选手们一个接一个的进去了,从外面,绿叶能够清楚的看到里面的情况,只不过,视野中总是有点泛着蓝色,不过,这并不影响观战者们的观赏。

  轮到绿叶时,他快步跟着他前面的那个选手走了进去,当他身体触碰到魔法结界的一瞬间,他顿时感到有什么东西穿过了他身体。

  感觉消失后,绿叶下意识的回首望去,下一秒,他却愣住了。

  在他眼前,是一道墙。同样,是蓝色的,不过从里面看这片蓝色却变成了另一个样子。里面,不再是浅浅的近乎透明的蓝色,相反,颜色极其深,使人根本无法看到外界。

  绿叶的心中,突然升起了一股莫名的害怕。这相当于是来到了一个陌生的世界。

  与此同时,其他选手也依次走了进来。其中,有些选手的面部表情也是有些不自在,还有一些却很平常,显然,不是第一次参加这个大赛了。

  正到处乱看的绿叶,晃眼间,突然看到了一个人。在安全头盔下,那人和自己同样拥有着一个令人无法看清面貌的帽子,伪装帽。

  一号选手!绿叶心头震了一下,没想到他也参加了这个比赛。绿叶祈祷,只是一会儿希望不要遇到他才好….

  由于有魔法伪装帽,因此他并不知道绿玲菲其实早早的就看到了他,绿叶只知道一号选手的头是向着这边的,可是却并不认为他在看自己。

  绿玲菲心中一直有些疑惑。那天他对阳晨进行了封印过后就在想,一直跟着阳晨身边的人是谁,她很奇怪,为什么阳晨这么天才的人会和一个普通人如此要好。

  之所以她能够知道绿叶是普通人,是因为她有那个能力。幸好,绿叶没到达十级,不然绿玲菲一定可以探查到绿叶是枫环自毙的现象。那么,绿玲菲就可能猜得到他的真实身份了。要知道,枫环自毙的现象是万里挑一的。这比出现天才的几率更加少见,因此,要是那样的话,她一定会想到他就是自己弟弟。

  “在比赛之前,我先说一下。” 突然,从喇叭里传出一声,打破了所有人的思绪和战斗前正做的思想准备。

  喇叭声不知是何处传来的,声音来自四面八方,根本无法判别人在那里。可绿叶猜得到,声音一定是从外面传进来的。

  众人竖起了耳朵,马上就要比赛了,他们不敢怠慢。

  “为了不使比赛造成误会和产生矛盾,各位选手,我会在这里重新播报一下比赛要求以及规则,请大家认真倾听。”

  “比赛中不允许带入任何武器,枫之者不可使用任何技能或开启枫环,这是基本要求,否则,做取消比赛资格处理。”

  “这个群战赛场非常大,选手可以自行选择埋伏场地进行埋伏。此地理位置乃在明珠港外围,拥有着丛林、小河、人造原野、还有假山,选手们都可以将此作为比赛的埋伏地。”

  “不过,要提醒一点,埋伏时间不能太长,不然我们会将自行暴露您的所在位置,我们将会以喇叭的形式播报出来,那样,对您是相当不利的。埋伏时间每人只能有最多只有二十分钟,当选手在某一区域一直呆了二十分钟未与其他选手发生战斗时,安全服上的手表会自动提醒您埋伏时间已到,五分钟后,如果您还不离开,便会进行喇叭通报了。”

  “比赛开始前,我会给你们五分钟的时间,让你们各自散离到你们需要埋伏的地点,五分钟后,比赛才会开始。”

  “那么,希望你们能获得胜利,现在,我开始计时五分钟,请选手各自选择埋伏点。五分钟后,比赛才正式开始。”

  “三百秒、二百九十九秒…….” 计时已经开始了,全场二十多个选手纷纷散去,唯有绿叶任呆在那里不动,低着头思考着什么。

  经过绿叶身边去埋伏点时,有两个人特变关注了他。一个,是绿玲菲,在经过绿叶身边的时候她深深的看了绿叶一眼,想说什么,只是见绿叶低着头,才没有说出来。

  另一个,就是刚刚绿叶才遇到过的光头大汉了。在经过绿叶身边时,他使劲拍了拍绿叶的肩膀,将绿叶痛的回过了神。

  “你干什么!” 绿叶怒道。“比赛还没开始,你就想报复啊!”

  光头大汉见他又骂自己,愣了一下,边走边说道:“老子今天一定拔你一颗牙下来,你等着!” 随后,消失在了不远处的一片原野中。绿叶,则又低头沉思了起来。

  比赛看台上,阳晨与特鲁大叔清楚地看着场内的各个情况。见众人都纷纷找到了埋伏点,绿叶却还在那里站着,特鲁大叔不禁骂道:“阳晨你看,他哪里是在比赛?什么都不会,这不是让给别人打吗?”

  阳晨也是一时半会儿对绿叶的举动摸不着头脑,道:“反正他都是来玩的,就让他玩玩吧。以后等他跟着我久了,恐怕事情多了他就没机会玩了。”

  “一百秒、九十九、九十八” 短短一会儿,就已经过了三分多钟。绿叶低着的头,此时才慢慢抬起。

  抬起头,绿叶立刻飞奔了起来,朝着各个埋伏点跑去。可当他到达每个埋伏区域时,却又不进去,而是向着下一个埋伏区域跑,就这样,一直来回周旋着,速度还很快。

  “他找死啊!” 底下的观战者们笑着。这种行为,将他的行踪完全暴露光了,无疑是找死的举动。而且,现在就算他想找埋伏点都不可能了。所谓埋伏点,就是要找到一个让别人不会轻易找到自己的地方,这种地方五分钟之内哪有那么好找?况且,现在还剩下…

  “二十秒、十九秒、十八秒。” 还剩下十多秒的时间,绿叶已经是绝对不可能找到埋伏点了。

  突然,被众人看作是傻子的绿叶停了下来。没有再奔跑,而是顿在了森林区域的入口处喘着气。

  “他跑的没力气了!笑死我了,傻子啊!”观战者们笑闹着,这种傻子的出现对他们来说最为有趣。

  看台上,特鲁大叔忍不住道:“阳晨啊,你让他参加比赛这是为什么啊!他还比赛什么啊!” 表情中有些不自在,显然是怕观众们知道绿叶和他有关系而丢了颜面。想想,比赛完后,绿叶还不是要直接来到阳晨等人身边吗?

  突然,阳晨把特鲁大叔轻拉了一下,特鲁大叔偏过身来,阳晨对着他耳朵说了一些话。

  闻言,特鲁大叔的面部表情越来越出型…

  “你确定?” 特鲁大叔瞪大双眼看着他,阳晨对她说的话太带突然性了。“需不需要一些钱,留给你们半路上做盘缠?” 特鲁大叔的表情,不仅吃惊,还带着明显的担忧之色。

  阳晨摆手道:“不用。大叔,您这几天对我们的照顾已经够好了,谢谢。”

  特鲁大叔叹息一声,道:“没想到这么快就走了,虽然我不怎么懂你说的那些事情,但是一切还是要以你的安全为重,因此我也不留你们。只是,路上一切小心。”

  “好” 阳晨点了点头,过了一会,又道:“大叔,你先走吧,反正我们也不可能去你那里了。”

  大叔微微笑道:“没关系,再陪你坐会儿。”

  “十、九、八 ……” 倒计时已经进入了最后十秒。绿叶也喘气喘的差不多了, 缓了一下,终于走进了他面前的那个森林区域。可是,这有用吗?

  还剩下几秒,他的行踪又被完全暴露,根本不用想象,当倒计时一结束时,大部分选手一定会首先冲上来将绿叶灭掉。毕竟,这是群战,早灭掉一个对自己都是百利无一害。

  “时间到!” 洪亮而又极为有气魄的声音响彻在了所有人的耳中。这意味着比赛开始,激烈的战斗终于要来了。

  绿叶并不快的小跑在森林中,当听到比赛开始时,却是微微一笑,笑容,透着一丝不被人察觉的奸诈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