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险岛小说逆血神变 第18章最赖皮的冠军(中)

  第十八章——最赖皮的冠军(中)  正如观战者和绿叶所猜测的,没过多久,从森林外处就传进了细微的脚步声。绿叶有所察觉后,赶紧随便躲在了附近的一个草丛旁,这个草丛勉强能够遮住他的身体,但却不能遮住全部。这里面,埋伏点确实不好找。

  第十八章——最赖皮的冠军(中)

  正如观战者和绿叶所猜测的,没过多久,从森林外处就传进了细微的脚步声。绿叶有所察觉后,赶紧随便躲在了附近的一个草丛旁,这个草丛勉强能够遮住他的身体,但却不能遮住全部。这里面,埋伏点确实不好找。

  随着脚步声的越来越近,绿叶也是瞪大了眼睛。不过,他的眼睛却是时不时的要向后瞟瞟。

  走进来的果然是一个选手,由于戴上了安全帽,所以看不清面貌。不过,体型还是有些健壮。见那位选手离自己越来越近,绿叶在草丛边随便捡了个石头以弧线丢了过去。

  那名选手在看到有一个石头飞过来时,瞬间跳了起来。他过于紧张,急急忙忙的也隐藏在了附近的草丛中。

  他没发现绿叶,可是绿叶却是一直在暗中看着他。可是,绿叶却并未作何行动,他知道,自己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打过参加这个群战的任何一个人。

  绿叶的眼睛还是时不时的让人不易察觉的向后瞟瞟,注意着什么。

  两人就这样一直躲着,良久后,细细观察的绿叶注意到了那位选手有些按耐不住了。那位选手在看到自己周围根本没有什么动静后,明显的丧失了警惕。草丛[email protected]@的,像是想要钻出来了。

  而就在那人想要钻出来的时候,在绿叶身后,也有了明显动静。

  选手在绿叶的正前方躲着,声音自然不可能从后面出来。绿叶想都没想,立刻从草丛中跳了出去。

  “原来在这儿!” 对面那位正躲着的选手看见绿叶跳了出来,暗自一笑。幸亏自己还忍耐久了一点,不然有可能就错过绿叶了。他自然不知道,绿叶其实一直观察着他,他还一直以为绿叶和他一样,看周围没什么动静才跳出来的。

  绿叶跃在空中,刚要落地,那位选手立刻从草丛中冲了出来。那位选手的脸庞笑眯眯的,看见体型如此之小的绿叶,他当然是极为高兴。

  其实,由于让大家踊跃报名。群战赛场上还有这样一个规定。

  群战赛虽然只有冠军,但却还有嘉奖分。所谓嘉奖分便是以选手所击倒的人数来计算的,选手传送出的人数越多,嘉奖分就越高,那奖金自然也越高了。

  因此,在努力争夺冠军之外,很多选手也要拼命战斗,多获得嘉奖分,这样,得到的奖励也才能更加丰厚。

  在众人看来,绿叶这种人简直是拿来送分的,不要白不要。那位选手根本没怎么思考战斗方案,他有绝对的自信能够玩死这个绿叶。

  落地的那一瞬间,绿叶就定眼看到了正向自己急速冲来的那名选手。可是,他却丝毫不慌,任由那名选手先冲到自己面前。

  这个区域已经发生了战斗,因此外面的大屏幕也随之切换到了这个区域。在众人看到绿叶根本不动时,又笑了…

  看台上。唯有阳晨见状,目光一凝。亮眸一闪,晃神间突然意识到了绿叶要干什么。

  两人之间的距离大致还有五米。绿叶淡淡的看着向他冲来的选手,又过了一会儿,这才赶忙一俯身,在地面上来了一个翻滚。

  那位选手冲的有些快,一时间没刹住。他还从来没有遇到过绿叶这种躲法,他自然不知道,翻滚只是跑酷的基本技巧。

  绿叶滚着的身体与那位选手的手相擦而过,选手几乎是看着绿叶从他手旁滚过去的。在地上滚完一圈过后,绿叶站了起来,但却并没有在向前跑,反而是站在那里,一脸傻笑的看着他。

  只可惜,那位选手已经顾不着绿叶的神态了。此刻,他已经根本不在意绿叶翻滚之后干了什么,他只知道,自己麻烦来了…..

  滚过之后的绿叶,与向他冲来的选手相当于是在一场较量之后换了个位置。滚过之后,绿叶则是站到了那位选手刚刚埋伏的地方,而那位选手也是站在了绿叶刚刚躲着的地方。可是,也就是因为这位置一换,那位选手才顿时间明白了绿叶为什么窜了出来。

  在那位选手面前,一位身材美丽的选手向他扑了过来。这位选手与绿叶一样,在安全帽之下同样拥有着完全遮挡住了自己面貌的伪装帽子。

  绿玲菲。从刚开始,她就选择了森林区域进行埋伏。直到后来,埋伏中的她在刚比赛开始就听到了隐隐约约的脚步声,她随即仔细的观察了起来,最后,发现了这个小跑进来的人是和阳晨在一起的那个。

  她本已经做好攻击准备了,可是令她有些诧异的是,绿叶跑进来并没有从她面前经过,而是就在她的跟前找了个草丛埋伏下来。

  绿玲菲看见绿叶就在她面前,心里痒痒,想上去终结了她。她开始慢慢靠近绿叶,最后,躲在了与绿叶只有六米远的一个草丛中。

  而就在她下定决心要攻击之时,绿叶却突然动了。

  她不知道绿叶是如何发现的她,但她清楚,只有六米远的距离,绿叶跑不掉。绿叶刚一窜起,她就急速冲了过去,以她的速度和实力,抓住绿叶也只是时间上的问题。

  可是,再一次令她没有想到的是,绿叶的逃跑,居然并不只是单单为了她。

  他的逃跑,居然是因为他的前面还有一名选手。之后的情况如你所见。绿叶很顺利的躲过了他面前那位选手的攻击,同时,还将那位选手甩到了他刚才的位置上。

  惊讶过后,绿玲菲并未收起攻击。谁倒下不是一样?谁都可以赚奖励分,于是,她攻击的目标,便随之改变成了那位倒霉的选手。

  见状,那位选手赶忙下意识的挡住了正扑来的绿玲菲的身体。可令他没有想到的是,这位看似娇小的选手竟有这么大的力道。将他瞬间撞了出去,最后,那位选手飞在了绿叶的脚下。

  绿叶一惊,见状立马想跑。一会儿他们两位选手肯定会发生战斗,他可不想让自己也跟着陷进去。

  可是刚抬起脚。绿叶却又转回身来了。

  “你….你干什么!” 躺在绿叶脚下的那位选手突然间大叫了起来。见状,绿玲菲立刻向着绿叶飞冲去。

  “哈哈”绿叶一边笑着,这才慢悠悠的跑出去。他的手上,拿着一顶安全帽。

  原来,他趁那位选手还没有缓过来,把人家的安全帽给脱了,赶紧逃跑。

  绿玲菲猛冲着,想将绿叶手中的安全帽夺下来。她也想获得额外分,而且这位选手是自己击倒的,怎能让一个旁人占了便宜?

  可是,冲到一半,她的脚居然被什么东西畔住了,差点没让她摔着。

  绿玲菲怒视着刚坐起来的那位选手,原来,她的脚正是被那位选手的两只手死死拽着。

  那位选手想通了。自己不可能再去追绿叶,一个,是因为有竞争对手,另一个,自己的帽子都被别人拿着,自己也随时可能被别人送出场外,还没追到人家,人家就可以让你再见了……

  不过,这位选手却是很聪明。转念一想,他认为应该将利益最大化。自己的帽子已经丢了,那么他被送出场外只是时间问题而已,可是,帽子没了,这样战斗的话一定是相当给力的。因为,帽子没了,对手不可能再将自己传送出去!

  于是,他想到了绿玲菲。他将目标定在了绿玲菲身上,他希望在自己还没被绿叶传送出去之前,和绿玲菲大战一场,运气好,还可以将绿玲菲传送出去,获得一个额外奖励。

  这便是最大化的利益,他现在只有如此,否则他只能空手走出比赛场地。

  绿玲菲踢了那位选手一脚,刚坐起来的他又倒了下去,不过,他却立刻跳了起来。

  绿玲菲目光一凝,意识到了接下来将会发生什么。对手一定会凭借没有帽子的优势,来与自己战斗,那么,自己的这一场战斗将会变得异常艰苦。因为,她不能够再以将对手传送出去来结束战斗了,也就是说,对手可以将她传送出去,而她,必须将对手打得毫无战斗力,这,就是有帽子和没有帽子的差距。最重要的是,在自己苦苦战斗了一场过后,还不会获得任何额外分数………..

  绿玲菲脚步划开,树林间微风呼啸。一场血雨腥风,随即拉开了帷幕……..

  绿叶此时轻松了!两位选手都在战斗,他自己可是逃之夭夭了。而且,还侥幸获得了一个安全帽。

  不过,绿叶拿到安全帽却并没有立刻就用魔法针 刺 它。因为他要等一会儿,等自己跑远了再 刺 。不然,现在将那位选手传送出去了,绿玲菲的战斗也就结束了,那她肯定要追过来攻击自己。

  “嘿嘿…” 脸庞上勾勒起一丝会心的笑容,这个额外分,来的太轻松了。不光如此,一场大战之后,绿玲菲多少也会被消耗掉一些战斗力,到时候,对付她就容易多了……..

  当然,绿叶暂时还没有想好如何去对付一号选手。他还觉得,这并不是他考虑的范围,他可没想过要获得什么名次。

  其实,绿叶在刚开始还没比赛时就已经计划好了。他之所以跑到各埋伏点门口晃悠,其实就是为了吸引众人的注意力。他倒不怕,虽然打斗不行,可是他逃跑的方法可是有一整套,跑酷,不是吃素的……

  他自然知道,自己晃悠了之后,都想来赚取他的额外分,这里必然会有选手来追踪自己。比赛开始前,他深深记得,他是亲眼看到一号选手进入森林区域的。于是,在进入这里之后,他一路小跑,还故意将脚步声弄大,为的,就是吸引一号选手或其他埋伏在这片森林里选手们的注意力。

  他时不时的向后瞟,是在观察着有没有人发现了他,有没有人想奇袭他。果然,有一位选手追踪过来了之后,他瞟眼间正好看见一号选手在没声音的向他这边悄悄走来。他当时就想跑了,只是看见一号选手蹲在他后面的草丛中,才没有做出反应,而当他观察到一号选手要对他进行攻击之时,才立刻冲了出去,接着,他便为绿玲菲与那位追踪他的选手提供了一个战斗的机会,将两人攻击的目标全部转化成对方,而不是自己……..

  “太…..太狡猾了!” 看台上,特鲁大叔终于知道了绿叶的真面目。平时,他看绿叶都总觉得他傻乎乎的,尽做一些幼稚事情,然而直到这时他才真正了解到,绿叶的幼稚背后还有着一趟很深的水……..

  阳晨也是一样,他从来都是一个不善于表达感情的人。他自然不会夸绿叶聪明,只是边摇头边叹息道:“太赖皮了!”

  观众们傻眼了,刚才他们说的一切他们自己可记得很清楚,然而这会儿,他们才意识到这个是绿叶的一个阴谋。尤其是那些刚才笑得最大声的观众,此时脸都红的有些尴尬。刚才他们大笑的行为,却在此时暴露给了其他观战者他们的无知。

  当然,绿叶所做的一切也并不是众人所想象的那么有想法。其实他也是在赌,假如,他有一点战斗能力的话,他自问不能做出这样光辉的成就。因为,他当时抱着的心理只是来玩玩而已,根本没有想到要额外分或者是嘉奖什么的,更是不可能想到要争夺最后的胜利,他做的一切,纯属好玩和赖皮。

  可如果他有点战斗能力就不同了。以他的性格,他只要有能力便一定不会乱来,反而还可能做的不尽人意……….

  不过总的来说,绿叶的赖皮、狡猾、无所谓等等心里还是派上了用场。不得不感叹一句的是,绿玲菲的确很可怜,她还不知道,绿叶的赖皮就是因为他这个姐姐才磨练出来的,没想到最后还用在了她身上…..

  森林深处,绿玲菲与那位选手还在战斗。几次,绿玲菲想要逃脱去追绿叶,可是那位选手都将他拦截了下来。

  那位选手非常厉害,普通人的格斗水平与绿玲菲相比也就是一线之差,战斗了那么久,他们两竟是谁也没有占到上风。

  又是一个急闪,绿玲菲娇躯一转,巧妙地躲过了那位选手的飞脚。一脚过后,那位选手就此罢休,绝对不会再来第二脚,他每次都是一轮一轮的攻击,绝对不会来什么连击。

  不得不说,他很谨慎,他也很清楚,连击是有破绽的。

  绿玲菲喘着气。如此被动式的打法,她一点也不习惯,可是偏偏她又无法主动,那位选手,太善于防守反击了。她有些担忧了,如此下去,她根本无法保存体力,她自问打得过这个选手,但是也必定要拼尽全力,可如若是拼尽了全力,那她也不用在比赛了。要记住,这是群战,不是单挑,况且,这个选手的安全帽已经被拿走,战斗赢了她也不会获得任何额外分数。

  汗水布满额头,绿玲菲知道,这个选手已经相当于是一个傀儡了。他的战斗不再是为了冠军,而只是为了一些额外分,而这个傀儡的主人,就是阳晨身边的那个小孩!

  正当绿玲菲想着,一只脚又给她飞了过来。

  绿玲菲想着战术,恍惚了一瞬,可这一瞬带来的,却是毁灭性的打击。

  那位体魄健壮的选手不会连击,但他的每一次攻击都是力道十足,一脚踢到绿玲菲娇柔的肚子上,差点儿没让她飞出去。

  痛感麻木了战意。无论如何,她必须捂着肚子,这是剧痛之下的自然反应,此刻,她根本顾不上战斗了。

  于此同时,那位选手向他猛冲了过来,肩膀一幢,将半弯曲身子的绿玲菲骤然撞飞了起来。

  时机,他把握的很好,这一次,绿玲菲恐怕是半天也缓不过来了。

  她脑袋一空,在被撞飞的那一瞬间,她甚至感到她快要死了,还差点开启了枫环。当然,这只是肌肉反应,而实际上,一个枫之者哪有那么容易死亡?就算没开启枫环,肌肉的强度也比普通的平民强悍一些。

  那位健壮的选手见绿玲菲已经暂时失去了战斗力,走到她面前,淡淡的道:“大家都是为了奖励,我没有办法,我不能空手回去,所以,对不起了!”

  “嗖~~” 一声急速的拳声呼啸在绿玲菲耳边。要到绿玲菲头部时,声音却又是戛然而止。

  “嗯?” 绿玲菲奇怪的抬起了头,可让她惊讶的是,在她面前,那位选手竟然..竟然忽然间消失了。

  “难道是……”

  森林外,绿叶一个人正傻傻的笑着,道:“差不多到时候了,你的任务也完成了,我额外分数终于拿到了,嘿嘿~~”。原来,绿叶手中,拿顶安全帽不知什么时候消失了,而他的另一只手,正拿着一根针……..

  看台上….

  “绿叶啊…你要是再晚一步,你就一箭双雕了啊!” 阳晨惋惜的替绿叶叹道。要是绿叶再晚些传送,那绿玲菲也就被那位选手传送出去了,这两个人也都相当于不存在了。这两人可是最为厉害的两个啊……..

  后台区域,一个男子大叫道:“就差一点啊!我就差一点就获得额外分数了啊!全让那个四十四号一针 刺 没了啊!可恶啊!”

  这不怪绿叶,他早已跑出了森林境界,根本看不到森林里面的情况,于是,才造成了一个让大家都不是很满意的一个场面。

  “觉悟吧!小子!” 突然,行走中的绿叶只听一声严斥。全身一惊,下意识的向前方看去。

  “是你!” 绿叶的表情由暗喜变为了惊讶,其中,还夹杂着那么一点害怕…只是一点……..

  “老子说了要拔你两颗牙下来,现在就开始吧!” 光头大汉虽然带着帽子,可是油光光的额头还是很好想象他的体貌的…..

  他长得其实并不丑,仔细端详还有些帅气。戴上帽子更是有些酷,不过,配上他霸道的语气和粗鲁的行为就不是那么雅观了…..

  还没等他把话说完,绿叶掉头就跑,他这也是刚刚才出森林,一跨步,便又进入了其中。

  大汉追着,速度也很快,与绿叶比起来,那自然是快得多了。

  还好,前面有一支支树枝挡着。猩猩跳!绿叶极为灵敏的窜过了障碍物,大汉却只能一支一支的将树枝抛开,刚拉近的距离,此时又被拉远了。

  绿叶很狡猾,知道自己速度不如大汉,专门找些复杂的地形来拉距离。可是如此反复,虽然他过这些地方过的极为顺畅,久而久之,他却渐渐没有了体力。

  不再是一跃而过或者是蹬、踩、精准跳了。久而久之,他过障碍物的方式也变成了跨过、抛开、甚至是爬过去。体力,已经被大汉渐渐地消耗尽。

  可是大汉还是在锲而不舍的追着,他虽然也是满头大汗,但却并未感到有多么疲劳,他的耐力可不是绿叶能够相比的。

  “呼…..死定了!玩完了!管他的,我反正还是带了个人出去,还获得了一份额外奖励。” 绿叶的脚步已经渐渐慢了下来,不过他所说的原因却并不是因为这个,而是因为他面前,正有另一位选手走了过来。

  前狼后虎,他总算明白了这句话的深层含义,同时,他也终于在这个时候亲身示范了一下这个谚语。

  走来的那位选手很快便发现了他,这人并不是绿玲菲,而是一位身材中等的男子。从他头盔没有遮挡完的部分可以看出,他还有胡子。

  可令绿叶相当奇怪的是,这位选手看见他却并未做丝毫让绿叶沮丧的反应,反而是急急忙忙的在旁边找了一个草丛,钻了进去。

  “傻子啊!” 观战者们笑叫着,不过,这次叫出的只有极少数的人。其他聪明一点的观战者明白,那位选手钻进去其实是做了一个很明智的决定。

  绿叶穿着魔法伪装服,因此,那位选手自然看不出他是一个小孩,也根本不知道绿叶的实力究竟如何。看见绿叶满头大汗的跑着,是个正常人都可以猜得出是有什么人在追他。因此,他绝不会鲁莽的冲上去捡个便宜,不然后面追上来的那个人将会联合着绿叶一起先把他搞定了。

  于是,他躲在草丛里,静观其变,待追踪绿叶的那位选手追上他时,再找机会一箭双雕。

  可他却不知道,绿叶见状却是内心狂喜,“哈哈,机会天天有,今天特别多。我又发达了!”

  当然,他可不会在表面上显漏出他这些想法,他只会在心中认真盘算….

  不一会儿,大汉便追了上来。

  “怎么样,你小子没力气了吧。老子今天赚到了。” 大汉冲过来边喘气边说道。

  绿叶赶忙装作急切的大呼道:“光头小心,有人要伏击你!” 说着,绿叶指了指他跟前的那个草丛。

  大汉愣了一下,道:“老子傻吗?信你?你跑不掉了!” 他慢慢走过去,目光极为狰狞的看着绿叶。

  绿叶刹那间愣了一下,这种目光他貌似在什么人身上看到过,“洪力星!” 他还记得,那次洪力星在学院里揍他的时候,就是这种目光。

  不过绿叶心中的念头只是一闪而过,他可不认为这个光头大汉与洪力星会有什么关系。

  绿叶目光一顿,再一凝,像是在短时间内做了什么决定似的。双脚猛一用力,身体猛然间跃起。

  “又想跑?”这是大汉心中的第一反应,不过他却并没有追上去,因为他定眼一看才发现,绿叶的身体竟然是向着他跟前的那个草丛降落的。

  “莫非..真有埋伏者?” 大汉满眼不可思议的看着绿叶,战斗的准备也暗暗做好。

  回答他的,是绿叶飞出的身体。绿叶还没落进那个草丛,就直接被什么东西弹了回来。

  不过他倒没有受伤,这个结果他早料到了,因此,在进入之前,他护手保护住了自己的身体。

  落地后,绿叶本能的滚了一圈。与此同时,草丛中的那个埋伏者大跨一步向着光头大汉击了过来。

  大汉冷笑一声,根本不挡,任由那人的拳头打在他肥壮的肚皮上。

  那位选手踉跄几步,差点没被弹摔着,大汉的肚子,太有弹性了……

  “这位选手,我们两个一起收拾了那小子,到时候,额外分数归你,好不好?” 那位选手见大汉实力强悍,赶忙先向他妥协,转移注意力。

  绿叶大急,脸颊通红,想说什么,却又不敢解释。

  大汉冷冷的道:“不用了,你埋伏老子根本就是没安好心,你会让我拿走额外分数吗?那个小子本来就是老子来帮他拔牙,用不着你来,你再插手,信不信老子也帮你拔两颗牙?”

  那位选手冷哼一声,道:“口气还不小,既然这样,就别怪兄弟了。”

  “老二、老三,出来吧,迎接客人了。” 晃眼间,只见从那位选手深后的大树上,又跳下了两个人,与他一样,同样是有着茂密的胡子。

  “三个?群殴吗?没想到你们是合作,老子怕你不成?” 大汉吃了一惊,但一见是群殴,心中却升起了一股无名之火。

  那位选手没有理睬他,偏着头向着他身边的两人道:“老二,你和我来打他,老三,你去追那个残废。”

  残废指的当然就是绿叶了,他已经消耗了大部分体力,在这个境地说成是残废也不足为过。

  “他是老子的!” 大汉突然暴喝一声,没等那两人攻击,自己反倒向他们冲了过去,一抬手,抓住了那位老三….

  其余两位大吃一惊,赶忙疯狂攻击光头大汉。大汉寡不敌众,几轮攻击后,也只有放开了那个人。

  那位选手道:“既然这样,那就先把他收拾了。老三、老二,速战速决。”

  绿叶在旁边看着,他没有实力,所以帮不上什么忙,要不然,他一定会去帮助光头大汉。毕竟,人家在为自己战斗的同时,也保护了自己.

  绿叶侧眼一瞟,正好看到旁边是一条小溪,听着哗啦啦的流水声,绿叶突然有了一丝明悟,向着小溪走去………

  从那时过后,战斗良久,三英战光头,不分胜负。大汉的实力确实强悍,三人围攻轮流打他,他却依然不落下风,反而暴躁的脾气还让他越打越烈。

  “老子踢你大爷!” 大汉暴喝一声,又是一脚踹了过去。老三随手一挡,抵了下来,手臂已经是被大汉的次次重脚踢得通红。

  为首的那位选手见状,有些恼怒了,道:“老二老三,算了,先解决了他再说,别管那么多了,用全力。”

  老二老三点了点头,像是等这句话等了很久似的。三人突然间大喝一声,同时发动了攻击。

  大汉疯狂后退,边挡边拆招,可是,这会儿却不一样了,那三个人的战斗力明显上升了许多。大汉变成了被动趋势。

  “老子滚你大爷!” 这种被压着打又无法发挥出来的感觉最令他难受,可是,他却又无可奈何。那三人的攻击越来越猛,他感到有些僵持不住了。

  “砰~” 第一拳,打在了他脸上,大汉暴怒,随即一重拳给他回了过去,可是他的重拳却丝毫无效果,因为挡下他的总是三只手臂。

  “砰砰~”

  “砰砰砰~” 一拳又一拳的攻击,大汉也被消耗的没有了力气,最后,直接是三个拳头一个也没挡住。

  大汉喘着气,攻击的防守都已经停了下来。见状,三人之中为首的那一个向他身旁的老三使了个眼神,老三走过去,抓住了大汉的帽子。

  “老 ~ 子 ~ 打 ~ 你 ~ 姥 ~ 姥 ! ” 老三刚要将他帽子取下,大汉又是暴喝一声,拼尽全力的一拳,照那人头上招呼了过去。

  那三人总是那么默契,随手一挡,手掌重叠的挡着大汉的力拳…..

  “啪.啪.啪” 突然间,三道响亮的扇打声响起,声音听起来有点像是扇耳光。但却又不是。

  响声过后,那三位选手的脸上突然冒出了三块泥巴。泥巴很大,盖满了三人的整个脸庞。

  “不好,有埋伏。” 就算是被泥巴盖住了脸,那位为首的选手也不忘停止说话。三人双手不再防御,对着自己的脸,拼命地搓了起来。

  大汉也机灵,见状,本已经消耗的差不多的体力顿时被希望所点燃了几分。同时抽出两双手,向着三人的头部抓去。

  大汉这次可没有攻击,当他双手收回时,手中多了三个帽子,原来,他是瞬间把这三人的安全帽取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