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险岛小说逆血神变 第19章最赖皮的冠军(下)

  第十九章——最赖皮的冠军(下)  “哈哈哈哈,你们不是要收拾老子吗?你大爷!” 大汉是一个极其爽快的人,得到便宜,就立刻就笑了起来,丝毫不会顾及到什么。一脚向着三人分别踹去。

  第十九章——最赖皮的冠军(下)

  “哈哈哈哈,你们不是要收拾老子吗?你大爷!” 大汉是一个极其爽快的人,得到便宜,就立刻就笑了起来,丝毫不会顾及到什么。一脚向着三人分别踹去。

  三人此时都还在搓自己脸上的泥巴,根本无法看到也自然反应不过来,一个接一个的,就这么爬了下去。

  要不是大汉此时已经没有力气了,他们可不会只有踢爬下那么简单。

  三人搓掉泥巴后,对视一眼,从彼此的目光中都看出了愤怒和不解。可是他们却又不敢咒骂,只是暗自琢磨是谁在后面帮大汉。

  “臭小子,老子今天不帮你拔牙了,出来!” 回首,大汉对着树林里吆喝一声。林子中徐徐飘来绿叶的声音:“我才不出来!”

  “你出不出来?”

  “不出来!”

  “那老子进来!” 大汉有些恼怒了。

  “好好好,出来、出来!” 绿叶极为无助的答应一声,才慢悠悠的走了出来。

  随着绿叶的现身,那三人同时眼睛一放光,气得满脸通红,“原来是他!”

  一甩手,大汉甩了三个之中的一个头盔给绿叶,“拿着”

  绿叶一下没接住,头盔掉在了附近的草坪上,愣了愣,才将它捡了起来。

  “给我?” 绿叶疑惑的问道,满心惊喜。

  大汉怒道:“老子给你个头盔刷刷分你问那么多干什么?找揍是不是?”

  绿叶又一愣,深深地看了大汉一眼,没有再说话,心里却是记下了他。谁对他好,他可是知道的,日后他一定会想方设法报答。

  “那这三个人怎么办?” 为了调节气氛,绿叶只好用那三位选手开刀,望着大汉问道。

  那三位选手极其怨恨的看了一眼绿叶,同时,光头大汉也是撇了他一眼,冷冷的道:“折磨完了再丢出去!”

  绿叶全身打个冷战,光头大汉的眼神中,狰狞、可怕,就像是恶魔一般。“额…你来吧,我去洗把脸。”

  光头大汉一把抓住了他,“回来!先把你手上那个用了。” 大汉害怕一会儿那个没头盔的会疯狂攻击自己。

  “哦” 绿叶答应了一声,随即取出自己的魔法针点了一下大汉刚给他的头盔。

  几乎就在一瞬间,那三人之中的老二,消失了~~

  绿叶走向了小溪,大汉则是一脸冰冷的向着剩下的两人走去,树林之中,一片痛叫声,朗朗入耳~~

  “臭小子,你刚刚为什么要帮我,老子需要你帮吗?” 走在树林的大道上,光头大汉恶狠狠地问着绿叶,比划了比划自己的拳头。

  刚才大汉对那剩下的二人施加了暴力,此时的手发红发烫,可见抽打的有多激烈了。

  绿叶撇了他一眼,想说什么,反正绝对不是什么好话。可是心中突然间灵光一闪,换了口词,一把扯住大汉的衣服,道:“笨光头,我们合作怎么样!”

  大汉使劲摆了摆肩膀,“干什么干什么,别拉拉扯扯的,老子衣服是你拉的吗?和你合作,那老子不是处处被算计?”

  绿叶狡诈的拍了拍他的背,道:“你刚刚帮了我,我只是报答你一下,合作全是为了你着想。”

  大汉撇了他一眼,道:“老子信你?你大爷的,老子大爷都不信你,再说老子让你………..你干什么!”

  突然,大汉暴喝一声,立刻就想向绿叶冲上去。可是脚刚抬起来,却又不得不放了下去…..

  “有话好好说,别乱来!” 大汉强忍着愤怒,带有些哀求的声音向绿叶说道。他还真不敢冲上去,绿叶这小混蛋什么做不出来,昨天还当着众人的面,在擂台公然上欺负自己!

  绿叶手中,不知什么时候又多了一顶安全帽,不仅如此,他的左手还拿着自己的魔法针,对着安全帽,眼见着就要相碰。

  绿叶嘿嘿一笑。原来,刚才他趁大汉不注意,一把把他头上的帽子扯了下来,以此来威胁他。

  绿叶道:“看见我刚刚的暗器了吗?要不是我你早就被传送出去了。刚刚我在小溪旁边捡了点泥巴,现在我们就在这里埋伏,我爬到树上帮你偷袭,你来正面交锋,多吸引一些人过来。我来帮你干扰他们”

  大汉闻言一愣,刚刚的泥巴他不是没有见过,也正因为如此,他才躲过了自己被传送出去的大劫。别说,这泥巴骚扰还真的在有时候能起到奇效。

  不过转念一想,大汉却是冷冷的道:“泥巴打人确实不错,但你两只手能抓多少泥巴?难道你手里的打完了又下去捡?等你下去捡的时候老子早就被群攻了,老子不干。”

  绿叶一呆,大汉说的这句话还真的说到了点子上,自己的双手能抓多少泥巴?总不能打完了又下来捡吧。

  看着绿叶犹豫了,大汉小心的道:“所以嘛,要不然你先把帽子还给老子,老子再陪你从长计议?” 大汉根本就是为了自己的帽子才和绿叶讨论那么多的。

  “帽子?” 绿叶喃喃的念了声。突然间,眼中光芒大放。

  “笨光头,你先把我安全帽脱了。” 绿叶缓缓地走了过去,头部伸向了大汉。

  见他过来,大汉一把把他安全帽扯了,大笑道:“哈哈哈,老子拿到你的帽子了,现在你还不还给我?”

  绿叶白了他一眼,道:“我是叫你帮我拿掉安全帽,我好用魔法伪装帽装泥巴!”

  大汉一愣,笑声停止。这个小子竟然对自己完全没有防备,他不明白这到底是为什么。居然还敢将自己的安全帽放心交给自己。

  大汉道:“老子你大爷的,这样也行!” 绿叶倒是真敢想,这种方法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够想得出来。魔法伪装帽,可以自由拉伸或缩小。因此,装的泥巴也一定非常之多,用这种方法,也许还真能够试一试。

  绿叶道:“我把你的头盔藏起来,你把我的头盔藏起来。然后战斗,我们不是无敌了吗?”

  大汉道:“你想的美,头盔不能离手,也不能自己拿着,必须让别人帮你拿。否则,一旦自己拿着,立刻传送出去,如果是别人帮你把头盔藏在了什么地方,五分钟不取也将会自行被传送出去。也就是说,头盔只能自己戴着,或者是被别人拿在身上”

  绿叶绕了绕头,道:“比赛规则我没怎么仔细看,那既然这样,你拿着我的头盔,我拿着你的头盔就是了。”

  大汉一乐,笑道:“好啊,我帮你拿着头盔,我在前面战斗,就算是战败了也是你被传送出去。哈哈哈哈!”

  绿叶反应了过来,叹了口气,良久,道:“那这样,我装完了泥巴你就把我的头盔给我戴上,然后我帮你拿着你的头盔,你在前面战斗,怎么样?”

  大汉怒道:“去你大爷的,老子的头盔被你拿着,那老子更危险!老子不干,要么你还我头盔,要么老子也不把头盔还给你了。”

  闻言,绿叶呆了一会儿。低了下头,拿什么东西,过了一会儿,他点了点大汉。大汉一脸淡然的瞟了一眼绿叶,只见他的手中拿着一根针。

  绿叶望着他,道:“这样你就不用担心我算计你了。” 原来,绿叶将自己的魔法针取了下来,递给了大汉。没有了魔法针,自然也不可能把别人传送出去。

  大汉一愣,这个绿叶还对自己真诚恳,居然将这个都给了自己。不由得,大汉对绿叶的戒备心又少了许多。

  接过魔法针,大汉极为勉强的道:“那既然这样,那老子就~给你个面子试一试~~”

  于是,如计划,绿叶用自己的魔法伪装帽收集了很多泥巴,轻而易举的爬到了树上,找了个树叶茂密的地方,作为埋伏点。

  泥巴装满了整个帽子,数量太多,无法记下。总之,这么多的泥巴埋一个小孩是够了。

  大汉没有了伪装帽,又成为了昔日的光头形象。不时地摸摸自己油光光的脑袋,傻笑一会儿。

  “嘿嘿,老子无敌了。这个傻小子,居然才是个小孩,老子还以为他比老子也就小那么几岁,没想到,老子可以当他叔叔了,哈哈哈哈!” 刚才绿叶脱掉伪装帽的时候他可是亲眼看见了绿叶的相貌的。

  “这个小子倒是漂亮得很,又聪明,老子一定要把这个小弟收了!只可惜,还太小,思维没成熟,把自己的魔法针给了老子,他比赛个屁啊,哈哈哈哈!”

  “笨光头,你笑什么?” 树上,绿叶听见光头的笑声,有些气愤的问道。光头笑得时候,一直向他这个方向看着。

  绿叶看的见光头,光头却看不见他。绿叶找的埋伏点可谓是非常好,不仔细找,根本看不出来。

  因此,光头大汉自然不知道,绿叶其实八魔法针给他根本没有吃亏,他狡猾得很。大汉给他戴上帽子过后,绿叶又将大汉的帽子重叠在了自己的帽子上,只要是不知情的,看见绿叶的双重安全帽,一定会以为只有一顶帽子。

  如果有人逮到绿叶,用针来 刺 他帽子的时候,只会 刺 到光头大汉的,却不会 刺 到他自己的。绿叶在重叠的时候把大汉的帽子往自己的帽子上使劲按了无数下,两顶帽子,卡在一堆,很不容易分开。

  绿叶在树上道:“你先去吸引人吧,我在这里准备了。”

  除了装泥巴之外,绿叶还在魔法伪装帽中灌了点水。这个天气,又热,泥巴一会儿就干了。

  大汉答应了一声,再不磨叽,冲出去吸引人了。在他看来,自己没有了帽子就是无敌状态,根本不可能有人敌得过他。

  大汉一走,树林里顿时变得清静了许多。小鸟叫着,树叶微动着,绿叶的心也不由得放松了下来。

  平和、普通、与世无争,这样的气氛对他来说再好不过了,生活,也是如此。

  不知不觉,绿叶陶醉在森林的祥和之中,眼睛一闭一闭的,眼看就要睡着了,可是,就在眼皮要闭合的那一瞬间,一道残影却是惊醒了他。

  “谁!” 绿叶一惊,大叫道。这里是树上,他根本无法马上逃脱,若是在这里遭遇攻击,可是相当不妙的。

  周围还是一切安静,甚至比刚才更加宁静了,可是就是这种普通的安静,才是最为奇怪的。

  由于自己一慌,刚才明明从袋子中掉下了一些泥巴下去。绿叶所在的位置很高,下面又是石头地,可是,居然没有一点响声出现。

  “这是怎么回事?” 绿叶迷茫了,难道自己是在梦里?

  刚刚,绿叶快闭眼之时,一道残影,闪瞬而过,影像中,是一个女子,貌似…还戴着面罩。这一切,绿叶看的极为清楚,但是现在的周围却又了无一人。

  突然间,绿叶想了起来,那一次,自己奔跑在树林中去校园竞技场的路上时,也是瞬间看见了一道残影。影像,竟然….竟然与这次的完全相同。

  额头上逼出了汗水,绿叶意识到这件事情的严重性了。两次所见一人,虽只是残影,但他相信,这是真实的。

  害怕的心理让脸庞都有些发冷了起来。面庞,精致俊俏的脸颊上,却又有一块地方是感觉温热的。绿叶一下还没有反应过来,只是认为那部分还没有发冷,良久后,他才突然感到不对。绿叶大叫一声,险些栽到树下面去,身体,却又莫名的调整回来了重心。

  害怕越来越甚,因为,那温热的感觉越来越明显,他渐渐地意识到了,那温热的地方并不是脸上还未发冷的部分,那片温热,是因为有什么东西贴在了上面。

  手!这绝对是一只手!用心感受,这部分温热处明明是一个手的形状。

  绿叶顿时就想大叫起来,可当叫声挂在嘴边时,他却又更加震惊的发现,自己此时根本无法说话了。

  前方,一声柔和的女声飘来。“绿叶,你愿意努力修炼吗?”

  绿叶的内心是震撼的,前方明明什么东西都没有,声音偏偏又来自前面。根本顾不上这个女子所说的话,绿叶咽了口唾沫,道:“ 能放过我吗?”

  声音不变,“你愿意努力修炼吗?”

  绿叶道:“ 不愿意。能请您放过我吗?” 绿叶的身体都有些颤抖了,那只手一直伏在自己脸上,虽很舒服,很柔软,但给他的感觉却极为害怕。

  女声沉默了一会儿,没有再说话,半响后,又道:“比赛完之后你来找我吧,去魔法密林等我。”

  绿叶快吓趴下了,赶忙连连点头,“好好好,完了之后一定去找你。” 他想,先把这里逃过了再说。

  女子没有再说话,过了一会儿,伏在绿叶手上的那只手突然猛地一用力。

  “哇!” 绿叶大叫一声,他的身体就随着这股力偏了下去,头部向着地面,高空坠落。

  “你的话根本没有可信度。” 动听的声音婉转着一丝愤怒,女子,消失了,只剩下坠落在高空中的绿叶。周围,还是一点声音都没有。

  空中,绿叶冷笑一声,缓缓闭上了双眼。没有实力,连说错了一句话都要被下杀手。

  此生,他其实真的没有眷恋,唯一觉得有些对不起的,就只有自己的姐姐了。平时他虽是贪生怕死,也只是觉得只有一次的生命丢掉了可惜。然而,真正让他经历死亡的时候,他一切都看的很淡了。

  寂静的树林连落地声都没有发出,死前,绿叶看见了自己破碎的脑袋,之后,便如这片森林一般沉寂了下来…..

  “臭小子,老子在前面帮你打,你在后面干什么的!” 缓缓地睁开双眼,眼前是一片绿色。怒斥声传入耳中,周围的景物变得清晰了起来。

  这是….树上! 绿叶一惊,瞬间坐了起来。没错,这里还在树上,眼前,雾蒙蒙的,难道说,刚刚的一切,都是梦境?

  “是这样的!” 绿叶欣喜的笑了笑,能够活着,自然还是最好的。

  赶紧抛开面前的树叶,绿叶偷着向外面看了看。原来,自己刚刚睡着了,现在外面正在发生激战。也不知大汉到底惹了多少人过来,几乎全部的选手都聚集到这里来了。所有选手此时都在这片森林里围成了一团,打混战。

  除了一些在旁边单挑的选手,和一些围成小团打的选手以外,大汉就是最惨的了。他周围,有七个选手围着他打,不过那些选手很有可能是临场组合,配合的并不怎么默契。

  又是三拳。大汉反应也快,三拳冲击,大汉两只臂膀就挡了下来,只是两只臂膀已经经多次击打而显得发红,看来大汉此时也并不好受。

  左手格挡,右手还击。大汉飞起一拳,向着三人胸口一扫,大汉这本是防守反击,为的只是尽量减少敌人的攻击次数。然而,本以为他们又要闪开或抵挡住的一拳,这次却打中了。

  “啪啪啪~” 三块泥巴也不知是从哪里冒得出来,在拳头之前贴到了其中三名选手的脸上,大汉狂喜,挥拳的力道也在这时加大了。

  可是这三名选手就倒了大霉,本还可以合力防守,但被泥巴贴住了脸就什么也看不见了。此时,他们只能用手使劲的拍自己脸上的泥巴。

  重拳划过三人,三个选手纷纷倒下,在倒下的那一瞬间,大汉趁机用魔法针传送了他们。围攻大汉的其余四名选手对视一眼,目光中全是不解之色。不过他们很快压了上来,对着大汉一齐发动攻击。

  四个人的攻击力可想而知。虽然挡住,可大汉也是连连后退几步才勉强站稳。定身,还击,大汉知道绿叶在帮他了,于是被动变主动,防守变攻击,集中力量,向着这四名选手之中的一名打了过去。

  其余三人凑了上去,想帮着那名选手分担攻击。可是他们虽凑了上去,还没等他们展开防御之时,就又是三道泥巴飞了过来。

  三道泥巴分别击中了凑上去的三人,还是脸,他们拼命地拍着,也就根本顾不上别人了。于是,大汉的攻击对象就变成了一人,那人本还想着有其余三人的援助,倒也并未用多少力道来防守,可此时援助没有了,他的结局就变得凄惨了…….

  那人直接被打昏了过去,不光如此,在昏迷之前大汉还不忘扯掉了他的安全帽。

  又传送了一个,哎,额外分来得快啊。大汉比划着魔法针,这一个头盔他用的是绿叶的魔法针传送的,绿叶在上面也够辛苦的,他也不会亏待了人家。

  与此同时,最后剩下的三人也将泥巴抛了下来,三人怒视着大汉,刚要上去攻击,天空中就又是三道泥巴甩了下来。

  有了前几次的经验,这三名选手也不会再轻易上当了。同时闪开,三个泥巴都没有打中。

  大汉反应很快,虽未打中,但在他们躲闪的同时,大汉的攻击也招呼上去了。蛮横的身体,直冲撞了过,又是一人丧失了战斗力……

  还剩下两人。最后围攻大汉的两名选手对视一眼,从彼此的眼睛中看到了对方的怒意。两人同时大跨一步,向着大汉逼了过来。

  两人的攻击,大汉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面对这两人,他不防反攻,直接迎了上去。不过他没想到的是,这次根本不用他出手……

  两人同时冲向大汉,可是突然间,稍微靠后一点的那个人一把将前面那人的安全帽扯了下来,掉头就跑,前面那人一惊,意识到了自己被玩弄了,赶忙追了上去,不过刚追到中途,他就消失了。

  要知道,他们是临时合作的,在绝对的利益之下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后面的那位选手知道他们二人敌大汉不过,于是干脆将利益最大化,自相残杀,兴许还能获得一份额外奖励。

  事实证明,他成功了,他的背叛让他获得了一份额外奖励,可是,背叛真的是正确的吗?

  大汉满眼怒光,由于那名选手的背叛,让他少得到了一份额外奖励,他慢慢的走向了那名背叛的选手,双拳紧握。

  痛叫声传遍森林~~~ 其余选手纷纷停下了战斗,将目光朝向了这边,此时,大汉拼命地抽打着那名选手。

  “老子最讨厌背叛的人!” 大汉暴喝一声,又是一脚飞了过去,他的手中拿着此人的头盔,面露狰狞之色。

  泥人还有三分土性。那人见自己一而再再而三的被大汉抽打,也不顾对方的强悍了,双眼血丝弥漫,向着大汉直冲了过去。

  大汉突然嘿嘿一笑,那人冲到中途,消失了………